香港經濟日報2013﹣04﹣06:建制釋善意 免激進騎劫佔中

建制釋善意 免激進騎劫佔中

撰文:帥卓廷 治學文社/會計界人士
欄名:中產階級心聲

image

正當戴耀廷的「佔領中環」還在民間發酵,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亦趕快出招,為2017年特首普選方式定調,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亦將「佔領中環」定性為「搞亂香港」,泛民建制兩派爭相回應,揭開政制改革的戰幔。

梁振英上任半年多,一直以來都刻意淡化政制改革的工作計劃,好讓新班子專注處理經濟民生事項。事實上,特區/北京政府延後處理政改,的確能夠將議題冷卻,待至時間無多才「霸王硬上弓」,迫使港人屆時不得不接受未臻完美的普選方案。

全民商討普選 建制勿失先機

戴耀廷的「佔領中環」文章去年年底面世,立即引起政界回響,在建制派刻意冷處理政改議題的大環境下,成功激活社會各界對普選的討論,重奪政改博弈的主動權。

「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是渴望落實真正民主普選的港人在最後關頭的無奈選擇,以非暴力的方式持續地癱瘓香港的政經中心,似乎是一個相當激進的民主運動。泛民各大政黨最近的多番討論,以及各大傳媒的報道,似乎都偏執地聚焦在公民抗命的層面上,眾將戰前叫陣亦將條件拉到最高,更要擺出沒有任何議價空間的姿態,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預選。

當大家都開始關心這個議題,傳統建制派的拖延冷卻策略似乎亦不再奏效。適逢習李新班子上場,京官亦就再也按捺不住,趁機高調反擊,試圖一錘定音,令「佔領中環」計劃泡湯。

可是,戴教授的建議中最激進的,其實並非輿論和建制派所渲染的這種形式上的公民抗命,更談不上是甚麼「搞亂香港」,而是透過參與者「商討」(deliberation)後投票,以一個真正能夠體現民主的過程,建構一個民間自創的普選方案(見戴耀廷《重塑香港的民主政治文化》一文)。事實上,發起人還未曾正式佔領中環,已經成功推動社會各界「商討」,透過各種非官方途徑,表達對政改議題的意見。

戴教授有關「佔領中環商討日」的建議,其實是相當民主進步的概念。要真正體現民主,實際上亦毋須被「佔領中環」的框架所局限,理論上亦應該歡迎全民參與。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本港政制發展的所有持份者,包括建制派、商界、甚至中央政府的代表,都應該可以參與「商討」。

市民參與提名 優化普選程序

建制派遇上任何有關「佔領中環」的問題,就自然地聯想到「搞亂香港」,着力攻擊反對派公民抗命的形式,忽略這個參與「全民商討」的契機。誠然,假如建制派能夠主動釋出善意,接觸這位素來立場溫和的行動發起人,防止整個佔領行動被真正的激進派別所騎劫,或許更能有效淡化佔領行動的激進元素,讓反對派秩序井然地表達意見。反之,建制派若然堅持延續京官近日的強硬口吻,寸步不讓,反會令原來立場溫和的反對派更加激進地反對自己。

另一方面,大部分民主派人士縱使未敢公然支持「佔領中環」,但已紛紛表明議價底綫,不容許任何形式的預先篩選。如此下去,泛民及建制兩派只會自說自話,無法溝通,甚麼方案都被拉倒。

民主派其實可以開放有關普選方案的討論平台,讓各方持份者參與討論的同時,亦應該容許大眾公開討論及優化建制派及京官所提出的方案。假如我們無法在現時基本法的法理框架下,排除預先篩選特首候選人的程序,我們其實還可以研究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模式和提名程序,加強其中的民主成分,確保市民大眾亦能均衡參與這個提名程序。

要在2017年前確立大部分持份者都滿意的普選程序,時間實在不多,但亦犯不着一開始便各走極端。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87025425-0eda-4f0b-ae8c-d93c08a626ef-61926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