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博弈 2012-04-03:中俄借勢阿富汗 破美包圍網

中俄借勢阿富汗 破美包圍網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月前於阿富汗發生的北約士兵焚燒《可蘭經》,以及美軍士兵槍殺16名平民等一連串事件,除了令美國的阿富汗政策面臨嚴峻考驗之外,更可能是令美國決心放棄阿富汗的關鍵轉折點。

美阿關係雪上霜 撤軍更堅定

這一連串事件令美國和阿富汗人民的關係雪上加霜,已再沒有修補的可能,亦令美國國內要求加快撤軍的呼聲更為增強,對謀求連任的奧巴馬構成壓力。

雖說這些事件令美國的國際形象嚴重受損,但對於早就決定從阿富汗撤軍的奧巴馬來說,他們對其阿富汗戰略卻未造成重大影響,反而有助堅定他將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決心。

事實上,考慮到單是去年被殺的阿富汗平民已多達3,000多人,上述導致反美浪潮的事件早晚都會再次發生,再加上美國每周在阿富汗戰爭耗資百多億港元,所以應該沒有誰比奧巴馬更想盡早撤離阿富汗。

只是奧巴馬亦有他的顧慮,以及對阿富汗的承擔,因此他一直都只強調美軍不應倉卒撤離阿富汗,留下一個爛攤子,從而保證它們毋須折返。更何況並非只有美軍部隊 想撤離阿富汗,有報道指意大利駐阿富汗部隊,為了讓塔利班武裝分子停止在其負責區域內的暴力活動,曾秘密賄賂他們,以換取部隊的安全——奧巴馬可不想面對 其北約盟友逐一提早撤軍,剩下美軍單獨在阿富汗作戰這尷尬局面。所以即使奧巴馬多次重申無意改變撤軍時間表,但只要不是在被迫的情況下,他絕對不介意美軍 與其他北約部隊有秩序地提早撤離阿富汗。

「海空一體戰」 美重心移東亞

另 一點令全面撤出阿富汗更順理成章的,是美軍已採用了「海空一體戰」作為其新軍事戰略。顧名思義,在這新軍事戰略裏面,海軍和空軍才是主角,而長期作為主要 軍種的陸軍則面臨裁軍的命運。同時「海空一體戰」亦配合美國將戰略重心轉移到東亞及中東地區這個新戰略布局。在這前提下,仍需使用大量地面部隊的阿富汗戰爭已成明日黃花,沒有延續下去的可能性。

同樣地,「海空一體戰」的出台亦等於判了「反叛亂分子作戰」(Counterinsurgency,簡稱COIN)的死刑。「反叛亂分子作戰」一直是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與叛亂分子周旋,相信能藉此恢復當地的治安與有效統治的理論根據,在伊拉克戰爭中曾取得一定成果。

雖然當初奧巴馬決定從阿富汗撤軍,已令反叛亂分子作戰進入倒數階段,其後又將最擅長這種作戰的前駐阿富汗美軍總司令彼得雷烏斯將軍,調任中央情報局局長,但真正敲響反叛亂分子作戰喪鐘,證明美軍根本無法有效執行該種作戰的,卻是上述一連串導致反美浪潮的事件。

趁美撤阿富汗 聯俄破網而出

反叛亂分子作戰要取得成功,一個十分重要的前提是必須贏得廣大平民的支持,可是重複不斷的事件,已令美軍盡失阿富汗民心,再待下去也是枉然,更直接暴露出美軍的死穴。

因此,比起留意無意折返阿富汗的美國的動向,我們的着眼點更應該放在美軍全面撤出阿富汗後所出現的戰略真空。而再度當選俄羅斯總統的普京,就準備撿這現成的 便宜。在他競選期間所發表的文章裏面,透露出俄羅斯準備大幅度擴大參與阿富汗事務,企圖重新恢復自蘇聯入侵阿富汗失敗後所失去的影響力,並有意挑戰美國在 區內的勢力。

這對於目前遭到美國重重圍堵的中國來 說,正是借力打力的好機會。既然美國將戰略重心移向亞太地區,在東亞與南海一帶圍堵中國,中國實在沒有理由再往人家布 下的包圍網裏面鑽,反而應該乘着美國主動放棄阿富汗的機會,聯合俄羅斯的力量,在包圍網最弱的地方打出去。只要打通阿富汗這個突破口,中俄便能夠再次和伊朗連成一氣,撕破美國的包圍網。

大國博弈 2012-03-13:普京主導金磚 中國僅屬棋子

普京主導金磚 中國僅屬棋子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普京於三月四日舉行的俄羅斯總統大選中以六成多選票順利當選,成功開展他第三任的總統生涯,是意料中事。

不過,在競選期間普京發表了七篇文章,闡述他的競選綱領,當中以二月廿七日發表的《俄羅斯與變化中的世界》一文尤為重要,透露了普京一整套的新外交思維與願景,讓我們得以更確切地意識到普京有意在新任期內更弦改轍,有所作為。

金磚四國 合作空間更大

盡管普京要到五月才正式上任,但其新外交思維早在去年三月關於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的《聯合國安理會1973號決議》中,已逐漸成形。即使該決議讓美、英、 法為首的西方陣營成功建立了所謂的「利比亞模式」,並推翻了卡達菲42年的統治,不過更值得留意的是,決議過程中俄羅斯與中國、巴西、印度及德國這五個理 事國一同投了棄權票,雖然未能對局勢帶來直接影響,但卻是金磚五國(BRICS)中較具分量的四國(俄中印巴)在外交領域中,首度共同行動,再加上如日方 中的德國,箇中意義更是非比尋常。

因此普京早就認清了今後聯合國安理會將會是大國角力的主戰場,而敘利亞問題更加深了這種印象,所以在《俄羅斯與變化中的世界》一文中,他特別強調俄羅斯與其他金磚四國的合作關係,明確表示將在外交領域加強密切協調,更充分地在聯合國的平台上一道工作。

此外,普京亦道出了金磚五國開展合作的特殊意義——金磚五國的人口接近30億,擁有最大的發展中經濟體、豐富的勞動力和自然資源,以及巨大的國內市場。南非加入後,現時金磚五國的GDP在世界上的比重已超過25%。更重要的是,金磚五國這機構象徵着從單極世界向更平等世界格局的過渡,一旦金磚五國的實力真正得以發揮,對國際經濟和政治的影響力將非常可觀。

由此可見,有些人認為普京當選總統必將深化與中國的關係,實在是有點一廂情願。對於普京來說,北京只不過是莫斯科在國際舞台上互相支持,共同解決地區和全球問題的夥伴(棋子)之一,期望她在聯合國安理會、金磚五國、上合組織、20國集團和其他多邊機制中,與俄羅斯共同進退。以金磚五國為例,若沒有俄羅斯牽頭,中國與印度之間很難談得攏,因此實際上是俄羅斯是擔當着主導角色。

與中國合作 僅利益考慮

更何況,與美國和其他國家一樣,普京只是看重中國的經濟實力。他明言要抓住朝着俄羅斯經濟「帆船」吹來的「中國風」,使兩國的技術和生產能力相結合,合理運用中國的潛力來提升西伯利亞和遠東經濟。換言之,普京無非是考慮到彼此利益而與中國合作而已,談不上任何特殊關係。

作為綱領性文章,普京在文章中闡述了他對伊朗和朝鮮核問題的想法。他認為世界應承認伊朗發展民用核計劃的權利,包括鈾濃縮的權利,不過所有核活動須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全面監督。如果伊朗能滿足以上條件,國際社會便應取消目前對伊朗實施的所有制裁。

另一方面,普京認為平壤明顯違反核不擴散原則,非但公開表示擁有核武,而且兩次進行核試,其核地位是莫斯科所不能接受的。因而堅決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主張採取政治與外交方式解決問題,並呼籲盡快恢復六方會談。

普京這樣明確地闡明其原則性立場,絕對有助避免日後再發生在敘利亞問題上只有中俄兩國投反對票,引起國際社會非議的情況,亦有助凝聚共識,爭取國際輿論高地,打破國際外交舞台由西方主導的局面——這將會是新普京時代的外交的一大特徵。

樹正面形象 俄向美說不

普京積極爭取外交主動,還表現在俄羅斯準備擴大參與援助阿富汗的行動之中。普京暴露出北約主持下的國際軍事集團,並沒有在阿富汗完成所提出的任務——阿富汗 毒品生產不僅沒有減少,去年還增加了40%。為此普京再次主張依靠聯合國和地區組織應對毒品威脅,藉此大幅度擴大俄羅斯的參與,使俄羅斯在蘇聯入侵阿富 汗失敗後,重新恢復對該國的影響力,抗衡美國區內的軍事勢力。

《俄羅斯與變化中的世界》一文顯示出普京明顯汲取了教訓,並受到奧巴馬式外交的啟發,了解到在國外樹立俄羅斯正面形象的重要性,明白到這對遏止西方國家企圖全 面影響俄羅斯的國內局勢有一定作用。更難能可貴的是,普京敢於理性地向美國說不,為俄羅斯積極爭取外交主動,鏗鏘有聲地向世人展現及解釋他那一套有理有節 有願景、理性務實的外交思維,令人刮目相看。

我們不禁會問︰為何北京好像從未作出同樣努力呢?相比之下,北京從來沒有正式向國民及國際社會闡述過其外交理念——對外她盡可能隱藏她的企圖,對內則要維持統治而隱瞞其外交失敗。

要是北京敢於像普京般積極向國民及世界力陳它的理念,一方面則能減少國際間對它的誤解,繼而可能避免之前發生的外交災難,另一方面對控制國內高漲的民族主義亦具一定效用,這才是解決目前外交問題應有的態度與方法。既然普京可以,為甚麼中共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