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日報2013﹣04﹣09:泛民押注工運 流失中產支持

泛民押注工運 流失中產支持

撰文:帥卓廷 治學文社/跨國金融集團財務監控副總裁、袁彌昌 治學文社/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欄名:碼頭工運

IMG_1804

貨櫃碼頭外判工人的罷工行動,已持續接近兩星期,讓社會各界關注基層工人的慘況,但這些基層工人的問題,其實同樣出現在本港的中產階級身上。

正如傳媒所報道,碼頭工人被凍薪多年,更要長時間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被網民喻為現代社會的「悲慘世界」。碼頭營運商以及外判商如此對待基層員工,固然責無旁貸,但本港的航運物流業近年競爭力大減,被鄰近地區搶掉不少生意,盈利能力一般,工資上升空間自然亦相當有限。

中產生活艱難 仍多選擇沉默

那些同樣從事航運物流業的文職人員,在辦公室內的工作環境雖然比較好,但他們的工資在過去十多年來的升幅也是微乎其微,無償超時工作亦似乎成為行業的潛規則,在百物騰貴的環境下,生活並不好過。

現實是,這情況並非航運物流業所獨有,亦同時出現在本港各行各業,包括表面相當風光的金融業,大部分擔任文職人員的中產階層,近10年來亦正面對這困境。

然而,因為基層勞工的待遇實在太差,他們要走出來反抗的經濟成本亦相對地較低,反之,自居中產的文職人員學歷較高,有着一個能夠向上流動的自我期許,還有一個默默耕耘的專業形象,反抗的代價極大,被欺壓時既沒有甚麼反抗的能力和意志,更以為激進的手法會把事情弄壞,所以在一般情況下,他們都不會考慮罷工。

中產階層掙扎求存,但亦相當同情基層勞工的遭遇,真心希望他們的生活能有所改善。可是,沒有人願意走出來分享自己的辛酸,生怕公開出來訴苦後會被周遭口誅筆伐,只得選擇繼續沉默。

政黨工會 建扶弱形象爭選票

但沒有聲音,大家就以為沒有怨恨,中產漸漸成為被忽視的一群沉默的大多數。反之,政黨和工會盡全力幫助勞工階層爭取權益,既可爭取他們的支持,亦有助建立其鋤強扶弱的形象,從而爭奪其他界別的選票。

旗幟較為鮮明地站在中產人士那邊的政黨,只有屬建制的新民黨和自由黨,偏偏未有泛民主派的代表,令即使原本理念接近泛民的中產階層在立法會以及社會輿論的聲音相當薄弱,就只得在心裏納悶。既然都沒有甚麼政治代表,當然就會傾向政治冷感,甚至會對現時向基層傾斜的民粹主義或政黨感到厭惡。

在政制問題上立場較保守的建制派選民中,部分出身基層勞工的可能會在經濟上較傾向福利主義,工聯會這類勞工組織就專門負責照顧這批選民的需要,而新民黨和自由黨等政治組織則負責協助照顧中產/中小企階層。建制派這種「分工合作」的模式,正能夠配合其選民的多元化。

建制分工合作 泛民互鬥失中產

村上春樹的「雞蛋與高牆論」讓泛民主派成員相當浪漫地站在雞蛋的那一方,自我陶醉於這個公義化身的形象。可是,不少政制上支持民主發展的選民,未必一定認同全民退保,亦不會受惠於提高最低工資或設定標準工時等建議,更不一定認同民主派對「地產霸權」的鞭撻。

泛民代表在每一個議題上都不假思索地站在經濟上較弱勢的那邊,滿以為自己佔據了道德高地,卻徹底忽視那些中產/中小企支持者的實際生活需要,並因而逐步將他們推進敵方陣營的懷抱裏。

可惜,民主派別既未能頓悟敵方即建制陣營「分工合作」的厲害之處,激進溫和兩派更要互相攻訐,而大家亦可能因為害怕令本身的基層支持者失望,拒絕親近其中產/中小企階層選民。

時至今日,各大民主派別的支持者減少,而溫和派面對支持者嚴重流失,亦令他們回歸激進路綫。如此下去,民主派派別愈來愈多,但他們所能代表的選民族群就只局限於支持激進路綫的基層選民,生存空間進一步萎縮下去,下屆選舉敗績可期。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a6231e73-41c8-439b-93c9-43fe23035cce-32255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