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博弈 2012-06-12:金磚五國圍堵 美國霸權倒數?

金磚五國圍堵 美國霸權倒數?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及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在經歷了2009至2010年的外交災難後,中國外交除重新回到「韜光養晦」路綫之外,還對所面臨的形勢有新的體會——在中國這個海陸邊界與多國接壤、強敵環伺的四戰之地,傳統地緣戰略無法發揮預期作用,甚至會導致反效果——無論中國向哪一個方向擴張,均會引起鄰國的恐慌,以及遭到迅速的反彈或對抗。

與其死守亞洲 北京外綫進攻

即令友好如俄羅斯,亦害怕中國崛起會乘機佔據西伯利亞,同時對中國藉上海合作組織及能源合作範疇拉攏中亞的舊蘇維埃加盟國深感不安,所以出現了俄羅斯在南海與越南聯手,以圖牽制中國的舉動。

至於日本、韓國、越南、菲律賓等較小的國家,更是一見勢色不對,便即向美國尋求軍事保證,令中國陷入被圍堵的局面。因此,北京認清了今後中國崛起須以外交戰和經濟戰為主,並須設法突破目前的地緣政治困局。

這時候,中國固有的「圍棋思維」便發揮了應有的作用,既然美國在亞洲布下了強陣,而亞洲又只是全球棋盤的一角,那麼與其在內綫死守,倒不如轉到外綫進攻。 因此北京索性來個「敵進我進」,向美國後方進攻,積極以金磚五國(BRICS——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作為其外交重心,務求同時在歐亞非大陸 以及拉丁美洲多處開闢新的戰綫,令美國接應不暇,並逐漸形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包圍與反包圍的態勢,就像下圍棋一樣。

美國離岸平衡Vs中國離岸挖牆

北京之所以在這個時候以金磚五國作為其外交重心,其一重要前提就是已經充分肯定了美國的戰略意圖。自從美國高調宣布重返亞洲以來,北京已逐漸摸清美國的戰略方向和企圖,及後美國又推出「海空一體戰」這個作戰概念,以及近日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宣布在2020年之前,美國海軍將會把6成艦艇部署在太平洋,使得北京對美國的大戰略、軍事戰略、軍事部署及作戰概念都有相當的掌握,從而令北京更容易制定反制的策略。

美國這種將一切押注在亞洲,企圖在這裏拖垮中國的做法,反而給予了北京可乘之機,令北京得以順理成章地把美國「釘死」在亞洲,同時在其他地區實行反攻——北京的金磚五國戰略因此應運而生。

北京這戰略與英國人一貫在歷史上的戰略有異曲同工之妙,英國一向都力圖維持歐洲的均勢,讓歐洲各國爭戰不斷,自己就在外面開拓殖民地,盡享漁人之利。中國現時就飾演着拿破崙戰爭中的英國,讓美國像拿破崙一樣,在歐洲(亞洲)叱咤風雲,自己卻在外頭盡佔她的殖民地,削弱法國(美國)的根本。如果美國目前的戰略是離岸平衡,那麼中國的戰略可算是「離岸挖牆」。

盡管目前金磚五國距離連成一氣還有很遠,但這個參與國分布在全球各大洲的機構,假以時日將會發揮巨大的地緣政治及經濟影響力,而恰恰這種影響力又是對美國最為不利的。因為一旦這些金磚國家崛起成為地區強國,將各自主宰着地區秩序,因而必將削弱美國的地區與全球影響力,衝擊美國辛苦建立起來的全球秩序——這 對美國的全球霸權將會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雙方釜底抽薪 已成一場對賭

亦正由於金磚五國分布在各大洲,使得她們的崛起更能夠象徵着由美國主導的單極世界到真正的多極世界的過渡。對於一向信奉唯物史觀中的歷史必然性的中共,他們 一直堅信世界必然會由單極世界過渡到一個更平等的格局,卻苦無辦法令這一點實現,但北京的金磚五國戰略卻首次能夠具體地將願景轉化為事實——它以改寫金融 及貨幣秩序和地區秩序為開端,一步一步地改寫着全球政經秩序。就在美國全力圍堵中國之際,亦將很快發現自己正陷入新的包圍網之中。

美國和中國現在都在採用釜底抽薪之計,認定自己有相當的勝算:美國認為她除了成功圍堵中國之外,已攻入中共的堡壘內部(王立軍事件、陳光誠事件),而中國 則認為她已開始動搖美國的根本,由美國所主宰的全球秩序已進入倒數階段,所以雙方正在進行一場對賭——究竟中共的堡壘會先被攻破,還是美國的全球霸權會先被終結呢?

國際棋盤 2011-10-10:美謀全球共主 華應順水推舟

美謀全球共主 華應順水推舟

袁彌昌  新力量網絡研究員、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繼早前筆者在本欄所提及的美國外交新思維——「離岸平衡」(offshore balancing),美國外交界現正醞釀着新一輪的外交政策大調整,而備受注目的是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談及美國該如何重新審視目前控制全球海洋公域(global maritime commons)的大戰略一文

該文作者批評美國行之已久的全面控制海洋公域大戰略(control of the commons)已不合時宜,主張藉着使用新模式,大幅縮減美國在該方面所承擔的義務。這調整將可能對美國今後的外交政策與大戰略帶來根本性的轉變,因而 該文亦逐漸成為了外交界議論的焦點。

控制海洋公域一向是美國大戰略的主旋律。藉着控制海洋公域,美國得以在戰時威脅剝奪敵人對全球重要水域的使用權,並防止敵人對美國照辦煮碗,同時亦可以藉此在平時保護己方利益,以及提供一系列與商貿和通訊有關的全球公共物品(global public goods)。

控制海洋公域 霸主難以為繼

跟「離岸平衡」一樣,全面且確切地控制海洋公域,並防止任何對該控制的威脅出現,乃美國沿用自英國且一直以來行之有效的戰略之一。然而,面對着日益上漲的軍事與財政成本,美國人現在也開始感到吃不消,連忙想辦法以達到縮減規模、但無損美國利益和領導地位這雙重目的,於是維持海洋公域安全 (security of the commons)這新模式便應運而生。

維持海洋公域安全之所以被提倡,除了是美國財困之外,是由於美國目前實際上是「過度供應」其軍事力量,以維持它對海洋公域的全面控制,反而製造了一個所謂「不安全的螺旋」——各國眼見美國頻頻展示軍力,均擔心終有一日美國會剝奪它們對全球重要水域的使用權,以致不得不和美國對着幹——最後反令情況變得更不安全,南海問題就是一個主要例子。

同時,由於美國欲防止任何對其支配地位威脅出現,它必須在全球各地駐軍和建立基地。該文作者認為這就是各地民眾,特別是中亞和中東地區民眾怨恨 美國的根本原因,直接導致了911襲擊,以及多宗對美國本土及海外美軍的襲擊,亦由於駐軍關係,有時候美國還得縱容一些獨裁者和專制政權,最終只令自己焦頭爛額,得不償失。

各國「搭便車」 美須軍事止蝕

此外,美國全面控制海洋公域也鼓勵了各國「搭便車」(free-riding)的傾向,過度依賴美國所提供的安全保障,而這些安全保障很多時候卻招致了其他 地區強國對美國的敵視,它們亦無可避免需要再調整與美國的軍事平衡,因而成為了不少地方衝突與較勁的主因,為未來更大的軍事介入與支出埋下了 伏綫。

故此,新美國基金會的維持海洋公域安全的建議是,一方面實行「軍事止蝕」,另一方面逐漸讓美國將地區安全下放給其盟友,而美國就轉而擔任地區安全的總召集人,或所謂的「最後安全保障人」,以便它集中維持對全球重要水域的控制

筆者所關注的當然不只是該文的建議,而是背後所顯示出美國人目前的心理狀況,以及中國該怎樣利用這種狀況。維持海洋公域安全與其說是一種新模式、新戰略,毋寧說是一種新的說辭——美國無非想要找個下台階,體面地卸下全球霸主所承擔的義務而已——所以與其說它是戰略性的,倒不如說是心理性的。

重拾南海主動 巧計順應美國

不過美國是一個講邏輯的民族,它需要一些強而有力的理據來作為它改變的理由。因而文章須牽扯到美國海外駐軍所帶來的問題,以及美國現在被人家「搭便車」的事實,讓美國人覺得它們正在食大虧,賠了夫人又折兵,必須更弦易轍。這種介乎自我安慰與自我催眠的表現,正是一籌莫展的美國的心理寫照。

因此,在南海問題上栽了個大觔斗的中國,與其再繼續跟美國作沒有勝機的對抗,還不如來個順水推舟,在幫美國「開脫」上出一分力。該文顯示美國對 中國一直只管「搭便車」,從來沒有盡一個大國的責任甚為不滿,但其實暗地裏希望中國一方面承認美國的海洋公域控制權,另一方面分擔一下維持公域安全的義 務。中國何不乘機改變其南海政策,向美方示好,並主動成為其全球安全藍圖的一部分?

孫子有云︰「故為兵之事,在順詳敵之意,並敵一向,千里殺將,是謂巧能成事。」中國如欲在南海問題上重拾主動,就更應做好這場「大龍鳳」,大力吹捧美國「全球共主」的新角色,使它盡快從全球霸主的寶座上一步一步走下來。

 控制海洋公域一向是美國大戰略的主旋律,筆者指中國如欲在南海問題上重拾主動,不妨改變南海政策,向美方示好。圖為美國海軍早年抵達中國作友好訪問。 (資料圖片)

控制海洋公域一向是美國大戰略的主旋律,筆者指中國如欲在南海問題上重拾主動,不妨改變南海政策,向美方示好。圖為美國海軍早年抵達中國作友好訪問。 (資料圖片)

國際棋盤 2011-7-11:美「離岸平衡」 亞洲成第一試點

美「離岸平衡」 亞洲成第一試點

最近個多月以來,圍繞南海主權問題爭拗的評論,大都只停留在比較空洞且帶點煽情的描述上。

例 如指美國挑撥離間菲越兩國與中國、坐收漁人之利,而中國就在問題上一直態度軟弱、沒有半點大國風範等等。完全沒有深究為何美國的如意算盤打得這麼響,以及 美國整個「重返亞洲」的策略與布局是甚麼一回事。這對了解問題本質沒有任何助益。因此筆者希望藉本文略為剖析一下美國的新戰略,以收拋磚引玉之效。

近期在美國國內有關外交政策的文章中,頻頻出現「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這字眼,顯示出美國已發展出一套外交新思維——雖與「權力平衡」有關,但準確來說應稱之為「離岸平衡」(offshore balancing)。只有先了解這概念,我們才會明瞭中國為何在南海問題上處處受制於人,有苦難言。

冷戰時代戰略 低成本低風險

「離 岸平衡」中的「離岸」,是指美國會將其主要軍力移離地區的中心地帶,但這並不代表美國會撤離該地區,只是不會貿然發動戰爭及派駐部隊到當地。所謂「平 衡」,顧名思義就指美國會盡量靠地區勢力之間的權力平衡,以維持地區的秩序與穩定,同時美國會保持其外交的主動性,必要時更會支援地區衝突中較弱的一方。

嚴 格來說,「離岸平衡」並非一種新思維,因為它可是美國的傳統大戰略之一,特別在冷戰時代,它容許美國以一種低成本、低風險的方式,來控制全球不同地區, 並防止共產勢力坐大。「離岸平衡」亦是美國的盎格魯撒克遜同胞兄弟——英國——的傳統大戰略,在目前西方外交界大多將中國比作20世紀前期迅速崛起的德 國,而將美國比作同時期的英國的前提下,美國重新採用英國的「國粹」——「離岸平衡」大戰略,就更顯得耐人尋味。

中國崛起 亞洲國紛向美求助

繼 美國高調宣布「重返亞洲」,亞洲已成為美國重新在全球實行「離岸平衡」大戰略的第一個試點,箇中最主要原因固然是應付中國崛起。不過,除此之外,亞洲地區 亦具備不少有利因素,有助美國實行該戰略。其一就是中國的軍力擴張,以及咄咄逼人的氣焰,令亞洲各國人人自危,紛紛向美國求助,再加上區內的原有盟友, 使美國重新建立一個有效的同盟體系、重整地區安全架構的企圖事半功倍。

再 者,亞洲的地理環境,特別是南海,亦有利美國運用其絕對的海上優勢——面對着美國海軍,中國海軍是不堪一擊的。假如美國能夠扶植越南、菲律賓這些較弱的 國家成功抗衡中國,背後的象徵意義非比尋常。這會讓全球各國認清,即使美國正在實行戰略收縮,在它主持下的地區秩序還是不可能被挑戰的。隨後美國即可乘勢 在其他地區實行「離岸平衡」戰略,在不傷元氣的情況下,延續其全球霸權。故此,美國於亞洲實行「離岸平衡」戰略可謂不容有失。

民眾厭戰 美國因禍得福

「離 岸平衡」除了是盎格魯撒克遜人專門用來對付大陸性國家崛起的「法寶」,帶有一定的傳統性之外,它跟美國的現況,以及奧巴馬政府的特質亦非常配合。在現時財 政緊絀,民眾厭戰的大環境下,美軍打道回府,忍痛放棄一些利益本不可免,然而低成本的「離岸平衡」,卻能讓美國因禍得福,賺得恢復元氣的寶貴時間,實在是 難能可貴。

另一方面,「離岸平衡」側重地區性同盟,這恰恰是注重外交,擅長使用軟實力和巧實力的奧巴馬政府的拿手絕活,亦可順勢確立美國外交政策從軍事主導到外交主導的過渡,令美國今後扮演全球領導角色更得心應手。

倘行之有效 利重整中東秩序

由 於「離岸平衡」的原理非常簡單,其戰略與政策都會帶有一定的清晰性。這種清晰性對於慣用威懾力來評估形勢的美國而言,可謂百利而無一害。它使自己、盟友 與敵人對形勢都一目了然,這自然能夠減少擦槍走火的機會,亦使敵人不敢輕舉妄動,這幾點在這一輪南海糾紛中已得到明證。

所以誰說「冷戰思維」已經過時?美國很可能就靠「離岸平衡」這「冷戰思維」,將在小布殊時期所輸掉的贏回來。只要「離岸平衡」在亞洲及歐洲行之有效,美國就有條件重整大中東地區的秩序,繼而再次染指中亞這垂涎已久的歐亞大陸心臟地帶。

HKET20110711OP03AP-D9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