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棋盤 2011-12-12:中國推翻和平崛起 內外交困

中國推翻和平崛起 內外交困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早前看到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以及總理溫家寶在東盟峰會上一籌莫展,只有被圍攻的份。

本來不欲就南海問題表態的溫家寶,在追問之下只能拋出一句「來而不往非禮也」來草草收場,現時中國所面臨的外交孤立有多嚴峻,已不言而喻。

說來奇怪,九一一事件後美國在反恐戰、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空轉」了十年,其間亦經歷了史無前例的金融海嘯,白白讓中國享受了長達十年的「戰略窗口」。然而中國外交環境卻比十年前還要差,如非自己犯下嚴重的戰略錯誤,決不會落得如此田地。

此時此景,不禁令筆者回想起中央電視台於2006年推出的《大國崛起》紀錄片,該片的背後意義,在於總結多個大國崛起的經驗,讓人們反思中國該以甚麼方式崛起,但很明顯結果是完全失敗的。

盡管如此,筆者認為德國那一集至關重要,因為現時西方經常將當今的中國與美國,比作歷史上的德意志帝國與大英帝國,而今天中國發展的軌迹,卻真的跟當年德國驚人地相似

俾斯麥與鄧小平 均後繼無人?

德國(普魯士)與中國的崛起存在着一個極為關鍵的共通點,就是兩者均有「偉大的舵手」掌舵——德國為卑斯麥(Otto von Bismarck),中國則是鄧小平,兩人對大戰略均有深厚修養。他們都深知道持盈保泰的重要性,清楚不應作任何擴張的企圖,並以安定為首務。卑斯麥在德國統一後宣布以維持現狀為滿足,跟鄧小平的「永不稱霸」有異曲同工之妙,兩人了解到只要區內沒有出現反德或反中同盟,國家就沒有被擊敗的危險。

遺憾的是,兩人的外交造詣均後繼無人。1890年,29歲的德皇威廉二世將75歲的卑斯麥免職,並向繼任的首相說:「外交並無神秘,一切責任由我來負。」 輕率更弦改轍,將卑斯麥30年來的苦心經營毀於一旦。而中共領導人則在金融海嘯後將在過去30年來行之有效的「和平崛起」戰略一舉推翻,在短短兩年的時間 裏,北京與幾乎所有亞洲國家的關係都迅速步向惡化,直接令中國陷入美國的包圍之中

現時北京的所作所為,跟當年威廉二世的亦不遑多樣。金融海嘯後北京未勝先驕,認為是將美國逐出亞洲的大好時機,急不及待於2009年5月宣布南海為中國的核心利益,與台灣、西藏及新疆並列為不可妥協或讓步的領土主權。但試問美國及其盟友又怎會將這個有世界海上咽喉之稱的南海拱手相讓?於是美國連忙於7月宣布美國重返亞洲,揭開了新一輪圍堵中國的序幕。

海嘯後未勝先驕 連番得罪外國

殊不知北京卻認為美國重返亞洲只是虛張聲勢,因而還到處耀武揚威,大肆擴張其海軍實力。正因為北京咄咄逼人,毫無顧忌,導致了一系列的外交災難,令2010年成為了中國外交的大厄年:在南海問題上,北京恫嚇東盟諸國,阻止他們尋求美方協助,變相將他們趕進美國的懷抱。

為求在中日船隻相撞事件中令日方就範,北京限制了稀土出口,這不僅觸怒了近年來與中國最為友好的日本政府,同時亦得罪了所有依賴中國稀土的先進工業國家。

在3月和11月,北京分別在天安艦事件及延坪島炮擊事件中力阻國際社會對北韓的譴責,中國包庇北韓的直接結果,是美韓和美日的聯合軍演,使美國與南韓和日本的同盟關係得到大幅強化,並使區內各國對中國的不滿,以及東亞緊張局勢升到了最高點。

防外國利用民粹 令中國爆煲

事實上,目前中國所面臨的外交孤立,不盡是北京的戰略無知之故。正如筆者以前曾多次提到,2010年外交危機的主要成因,是國內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

自鄧小平離世後,中共為鞏固統治,經常訴諸於民族主義。然而濫用民族主義終於產生了反效果:透過互聯網和資訊科技,國內民族主義者已具足夠力量羣起反對中共的外交政策,其程度足以危及政權的穩定。有見及此,奉行穩定壓倒一切的中共領導人,只好把其外交政策進一步向民族主義者的訴求傾斜,不惜一次又一次得罪美國及區內各國。

更甚的是,自2010年起,民族主義者已屢次在中共對外交政策經過充分考慮之前,便先行發難,迫使當局採取強硬的姿態,令領導人完全陷入被動,幾乎喪失了一切轉圜空間。

由此可見,目前中共的國內與外交政策已互為因果、互相滲透,使中共逐漸失去制定外交政策的主導權。在這前提下,中共的確很有先見之明,一早便認清「捧殺」 和「被第一」是對付中國最具威力的武器(見本欄2011年6月13日《中國「被第一」中央要降溫》一文)。但不幸的是,這底牌亦一早已被中國的敵人所看穿,並加以利用,一方面加大中國國民的期望,另一方面則加強對中國的圍堵,增大兩者之間的落差,令中國「爆煲」。

現時民族主義已儼然是洪水猛獸,是眾多問題的癥結所在,中共如不盡快設法解決,很快便會陷入左支右絀、內外交困的局面,最終將對其統治及國際地位造成無法逆轉的損害。

國際棋盤 2011-6-13:中國「被第一」 中央要降溫

hket.com

中國「被第一」 中央要降溫

撰文: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欄名:國際棋盤

自筆者去年在上海發現了《中國力》這本企圖對中國近現代史大翻案的「歷史書」,見識到中共新型文宣的「創意」及「積極性」之後,每次回到國內都會特地找尋該類書籍,藉此一窺當局的意圖及正在面對的問題。最近一次就發現了《適應者死亡:媒體狂歡時代的全球戰略博弈》一書,其作者力圖根本性地解決引致2010 年外交危機的主要成因。

民族主義高漲 外交戰略死結

正 如筆者在本欄較早的評論中提到,中國所面臨的一大戰略死結就是國內民族主義高漲,中共每每為了滿足民粹及民族主義者尋求中國自立、仇視美國的訴求,直接令 其外交危機更形惡化。因此《適應者死亡》的三位作者趕忙為國內輿論降溫,並希望藉此書「突破民族主義和情緒主義的桎梏」——避免發生另一次2010年外交危機的意圖呼之欲出。

在 討論該書的論點之前,事實上從3位作者的「人選」中,已足以讓我們窺探到目前中國外交界的境況。3位作者不但沒有甚麼名氣,而且全都僅是博士生,一位竟在創作科幻小說!這反映出中國自2010年外交危機後,國家對今後外交發展的方向,還未整理出一個清晰的新思路,以致有名氣的學者都不敢貿貿然表態,更遑 論公然出書鼓吹自己的主張,所以影響輿論的重任自然就落在這3位作者身上。

「捧殺」中國 西方傳媒心理戰術

該書作者用上了「被第一」、「適應者死亡」等新詞彙,來說明國人在「中國第一」、「美國衰落」等言論的耳濡目染下,正有如溫水煮青蛙般被捧殺,而這盆溫水就是西方媒體意識操控的成果,連「中國模式」、「北京共識」、「中美國」(Chimerica)、「G2」等名詞亦被視為西方對中國實施戰略心理戰的產物。

當 然這種危言聳聽式的論述,今時今日在國內已司空見慣,但並不代表它們毫無道理。作者特別點名《當中國統治世界》,《1421:中國發現世界》等西方書籍, 指出它們即使並非故意捧殺中國,不過經過國內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後,往往令國人頭腦發燒,導致民族主義氾濫。這種現象歸根究柢還是中國人心裏,普遍存在着經歷百年屈辱後的自卑情結,極度渴望被世界認可,而這種心理就恰恰為西方媒體進行意識操控提供了機會。

該 書另一看點就是作者公然向《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中國夢》等書叫板。對於前兩者,作者毫不留情地批評它們代表一種非理性情緒,容易導向極端民族主義,對發展中的中國有害無益。至於《中國夢》,作者雖沒有大肆批評,但卻表達出對中國鷹派的不滿,指他們沒有為大局着想,為愛鼓吹中國威脅論、霸 權論的西方媒體,提供了炒作的材料。如果3位博士生作者沒有後台撑腰的話,很難想像他們膽敢向這些熱門作品叫板。

一如所料,《適應者死亡》中支持繼續遵行「韜光養晦」戰略,不要跟美國攤牌的論點與論據,跟中國社科院剛於6月9日發布的《美國藍皮書》的內容,簡直是如出一轍。藍皮書表示未來20到30年內,美國的唯一超級大國地位不會動搖,至少在看得見的未來,談不上「美國衰落」。藍皮書還回顧了過去50年多間,雖曾多次出現「美國衰落」的論調,但至今美國仍是全球唯一超級大國,更發現一些美國衰落論,更像是對美國的鞭策與激勵。這種大規模、苦口婆心式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歷史上可真是絕無僅有,但亦讓我們認清國內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和情緒主義,對當前的中國外交已構成極大阻礙,甚至威脅,使備受困擾的領導人,不得不全力開動所有文宣機器,設法將這問題盡快擺平。

美享絕對優勢 勿忘韜光養晦

即使是一本文宣書,《適應者死亡》對於為當前的外交死結拆彈,還是有相當的積極與警示作用。它以一個全新的角度去游說國人不要被美國請君入甕,不要輕言放棄 「韜光養晦」,亦不要相信媒體渲染下虛幻的強大。此外,在描述美國享有絕對優勢的同時,亦不忘提醒國人要注重發展科技、商業與教育。以上種種顯示目前中共已找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開始對症下藥,並將信息向民眾傳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