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感恩、前瞻

對不起,我自私,我懦弱,在過去一星期的學生運動/佔中事件發展期間,一直保持沉默,在朋友同事圈子中亦沒有講太多,唯一的表態就是社交網站上的黃絲帶。

在這個資訊發達而大家亦要爭相發表意見的時候,我在這裡自說自話,其實亦不會對身邊的人和事做成甚麼重大影響。可是,在這個關鍵時刻,我總要寫下自己腦海中的一點想法,就當是對自己的一點交代。

IMG_3437

心痛

過去七天,我們的家園面對前所未見的紛亂。八十七枚催淚彈,催動了群眾持續抗爭的意志,破壞了建立多年的警民互信,更徹底地撼動這個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

學運領袖佔領公民廣場被補,親建制陣營批評學生暴力佔據政府地方,而群眾則堅持佔領行動只為重奪本身屬於群眾的公眾地方。隨後,佔中正式啟動,警方粗暴清場。黃藍陣營隨即在社交網站和手機群組內展開猛烈的「輿論」攻勢,不少人跟至親好友因意見相左而展開罵戰。誰是誰非,立場決定觀點,沒有談判空間,沒有討論餘地。雙方都聲稱自己愛和平,但大家卻相當積極地行使語言暴力。

語言暴力以外,就是肢體暴力。警方對待示威者的手法備受多方指責,他們的胡椒噴霧和催淚彈令街道上的示威者難受,亦令廣大市民在電視機前淌淚。可惜,沒有最痛,還有更痛,和平示威持續數天後的民眾衝突比催淚彈更令人痛心疾首,暴民有組織地攻擊示威人士,令人聯想起百多年前的義和團,還有背後的慈禧。

語言和肢體暴力以外,還有一種不合作的隠性暴力。示威者對當權者不信任,令送餐予當值警員的車輛不能進入特首辦,令救護車無法協助暈倒政總內的警員。另一方面,警方未能在群眾衝突中公正地執法,以示威者佔據街頭多日影響街坊為由,縱容暴徒攻擊示威者。當然,這些事背後可能有很多不可告人的陰謀(或反陰謀),但背後原因可能其實很簡單,就是警民互信的崩潰。這種互不信任,甚或是互相仇恨,令大家在關鍵時刻被負面情感沖昏頭腦,做出一些程序上未必有錯但道義上超錯的決定

IMG_3446

感恩

佔領期間,遇上痛心疾首的事情固然很多,幸而令我感到開懷甚至自豪的事亦實在不少。

示威者的和平佔領,固然被當權者戲謔為無政府狀態的侵佔模式,但他們那種尤如惹上潔癖般的社會共治模式實在教人敬佩。在沒有單一統領的情況下,民眾自行透過社交媒體互相交換訊息,在危難當前仍不忘相互提醒和平非暴力的抗爭原則,亦懂得自行組織清潔和糾察隊伍。被佔領街道上的帳幕,令街頭儼然成為一個一個難民營,但絕對是相當文明先進的難民營。

IMG_3439

如斯民情民智,造就全球最斯文友善的示威。為此,我為我城的「雨傘革命」感到自豪。

可惜,問題就在「革命」。

前瞻

由始至終,我認同抗爭者對民主真普選的訴求,我亦相當肯定十多年前作為學生的自己也會積極參與今天的學生運動,但我今天清楚知道佔領行動實在不能打動冷血的中共政權,反而只會令死結越纏越緊。當這個民主運動被外國傳媒定性為「革命」時,我感到極度不安,腦海中浮現的是雨果《悲慘世界》裡革命者被一一殺掉那浪漫美麗而悲慘的結局,又或者較近期的北京天安門事件。

梁振英不得民心,要下台。人大決議漠視港人民意,理應推倒重來。這固然是示威民眾的訴求,但這實在是不切實際的。要北京當權者在我們示威過後便跪倒,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人大決議所訂下的普選框架,令不少港人感到失望。可是,街頭抗爭就是我們唯一的出路嗎?就算是街頭抗爭,我們抗爭的焦點亦不一定要是我們心目中最理想的那一套機制,其實亦可以在提委會組成方法那裡下功夫,令不同立場背景的特首候選人均有機會入閘參選。將提委會組成方式訂為現時街頭抗爭的讓步條件,遠比要求梁氏下台來得實際。

IMG_3444

更重要的,不是香港的民主發展,亦不獨是建制派掛在口邊的甚麼國家安全,而是利用那建構「危害國家安全」的那種所謂國際視野,將我們的民主理念傳達至兩岸三地民眾的腦袋中。

數天前,信報特意訪問內地民眾,嘗試理解他們對本港佔領行動的看法。內地青年經歷多年共黨教育洗腦,認為港人對民主太天真,亦相信港人的民主抗爭乃受外國勢力所煽動,這些所謂港式/台式民主模式就是西方民主的變種,會搞亂中國。十三億民眾的思維如此,固然可悲,但我們絕對有能力一點一點地跟他們分享我們的民主體驗。要改變中國,才能改變香港。

對,我還在靜俏俏地發夢,但我不是唯一一個夢遊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