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博弈 2012-03-13:普京主導金磚 中國僅屬棋子

普京主導金磚 中國僅屬棋子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普京於三月四日舉行的俄羅斯總統大選中以六成多選票順利當選,成功開展他第三任的總統生涯,是意料中事。

不過,在競選期間普京發表了七篇文章,闡述他的競選綱領,當中以二月廿七日發表的《俄羅斯與變化中的世界》一文尤為重要,透露了普京一整套的新外交思維與願景,讓我們得以更確切地意識到普京有意在新任期內更弦改轍,有所作為。

金磚四國 合作空間更大

盡管普京要到五月才正式上任,但其新外交思維早在去年三月關於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的《聯合國安理會1973號決議》中,已逐漸成形。即使該決議讓美、英、 法為首的西方陣營成功建立了所謂的「利比亞模式」,並推翻了卡達菲42年的統治,不過更值得留意的是,決議過程中俄羅斯與中國、巴西、印度及德國這五個理 事國一同投了棄權票,雖然未能對局勢帶來直接影響,但卻是金磚五國(BRICS)中較具分量的四國(俄中印巴)在外交領域中,首度共同行動,再加上如日方 中的德國,箇中意義更是非比尋常。

因此普京早就認清了今後聯合國安理會將會是大國角力的主戰場,而敘利亞問題更加深了這種印象,所以在《俄羅斯與變化中的世界》一文中,他特別強調俄羅斯與其他金磚四國的合作關係,明確表示將在外交領域加強密切協調,更充分地在聯合國的平台上一道工作。

此外,普京亦道出了金磚五國開展合作的特殊意義——金磚五國的人口接近30億,擁有最大的發展中經濟體、豐富的勞動力和自然資源,以及巨大的國內市場。南非加入後,現時金磚五國的GDP在世界上的比重已超過25%。更重要的是,金磚五國這機構象徵着從單極世界向更平等世界格局的過渡,一旦金磚五國的實力真正得以發揮,對國際經濟和政治的影響力將非常可觀。

由此可見,有些人認為普京當選總統必將深化與中國的關係,實在是有點一廂情願。對於普京來說,北京只不過是莫斯科在國際舞台上互相支持,共同解決地區和全球問題的夥伴(棋子)之一,期望她在聯合國安理會、金磚五國、上合組織、20國集團和其他多邊機制中,與俄羅斯共同進退。以金磚五國為例,若沒有俄羅斯牽頭,中國與印度之間很難談得攏,因此實際上是俄羅斯是擔當着主導角色。

與中國合作 僅利益考慮

更何況,與美國和其他國家一樣,普京只是看重中國的經濟實力。他明言要抓住朝着俄羅斯經濟「帆船」吹來的「中國風」,使兩國的技術和生產能力相結合,合理運用中國的潛力來提升西伯利亞和遠東經濟。換言之,普京無非是考慮到彼此利益而與中國合作而已,談不上任何特殊關係。

作為綱領性文章,普京在文章中闡述了他對伊朗和朝鮮核問題的想法。他認為世界應承認伊朗發展民用核計劃的權利,包括鈾濃縮的權利,不過所有核活動須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全面監督。如果伊朗能滿足以上條件,國際社會便應取消目前對伊朗實施的所有制裁。

另一方面,普京認為平壤明顯違反核不擴散原則,非但公開表示擁有核武,而且兩次進行核試,其核地位是莫斯科所不能接受的。因而堅決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主張採取政治與外交方式解決問題,並呼籲盡快恢復六方會談。

普京這樣明確地闡明其原則性立場,絕對有助避免日後再發生在敘利亞問題上只有中俄兩國投反對票,引起國際社會非議的情況,亦有助凝聚共識,爭取國際輿論高地,打破國際外交舞台由西方主導的局面——這將會是新普京時代的外交的一大特徵。

樹正面形象 俄向美說不

普京積極爭取外交主動,還表現在俄羅斯準備擴大參與援助阿富汗的行動之中。普京暴露出北約主持下的國際軍事集團,並沒有在阿富汗完成所提出的任務——阿富汗 毒品生產不僅沒有減少,去年還增加了40%。為此普京再次主張依靠聯合國和地區組織應對毒品威脅,藉此大幅度擴大俄羅斯的參與,使俄羅斯在蘇聯入侵阿富 汗失敗後,重新恢復對該國的影響力,抗衡美國區內的軍事勢力。

《俄羅斯與變化中的世界》一文顯示出普京明顯汲取了教訓,並受到奧巴馬式外交的啟發,了解到在國外樹立俄羅斯正面形象的重要性,明白到這對遏止西方國家企圖全 面影響俄羅斯的國內局勢有一定作用。更難能可貴的是,普京敢於理性地向美國說不,為俄羅斯積極爭取外交主動,鏗鏘有聲地向世人展現及解釋他那一套有理有節 有願景、理性務實的外交思維,令人刮目相看。

我們不禁會問︰為何北京好像從未作出同樣努力呢?相比之下,北京從來沒有正式向國民及國際社會闡述過其外交理念——對外她盡可能隱藏她的企圖,對內則要維持統治而隱瞞其外交失敗。

要是北京敢於像普京般積極向國民及世界力陳它的理念,一方面則能減少國際間對它的誤解,繼而可能避免之前發生的外交災難,另一方面對控制國內高漲的民族主義亦具一定效用,這才是解決目前外交問題應有的態度與方法。既然普京可以,為甚麼中共不可以?

 

大國博弈 2012-02-14:美打德州撲克 借力壓迫中俄

美打德州撲克 借力壓迫中俄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一直以來有一種說法,就是一個國家的人的思考方法與行為模式,與他們慣常玩的遊戲息息相關。例如西方國家的人大多下象棋,比較明刀明槍;而中國人則下圍棋,講求對大局的掌握。這說法不無道理,因此在國際政治中亦有一定的應用價值。

這說法在中國尤有市場,皆因現時的科技水平已足以讓電腦打敗世界象棋冠軍,反而離打敗圍棋高手卻還有很大距離,可見兩種遊戲的複雜程度的差異,亦某程度反映出中國人與西方人在思想上的複雜程度,使中國人認為他們在認知能力上勝人一籌。

美借力打力 冀贏家通吃

的而且確,對於小布殊時代的美國外交模式,以象棋作比喻頗為貼切,但就在北京認為奧巴馬也會延續這模式的時候,卻完全忘記了美國人還有另一「國技」——德州撲克(Texas Hold’em),這一廂情願的想法注定要北京為它付上很大的代價。

所謂德州撲克,就是在電影《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中,占士邦玩的那一種撲克遊戲。它與一般撲克的最大分別,是玩家須以自己的兩張底牌,再加上桌面的五張公共牌,共七張牌中,取最大的五張牌組合決定勝負,牌局中不設換牌。而德州撲克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每發出一張公共牌,局勢都有可能逆轉,因此勝負極受 公共牌所影響

奧巴馬的外交團隊就是看中了這一點,因此在奧巴馬上任後便大搞公共外交,並大幅提升美國的軟實力和巧實力,悄悄地將大國博弈換成了「大國德州撲克」,改變了 整個遊戲規則。跟博弈不同的是,德州撲克可以透過公共牌借力打力,毋須在每個場合都消耗己方的實力和資源,但卻可贏者通吃——這正是面臨衰落與財困的美 國所打的如意算盤!

失全球民意 中俄成輸家

而北京之所以對當前的外交困局完全束手無策,很大程度是一開始並沒有察覺到遊戲變為德州撲克,可是在察覺了之後,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條件玩這遊戲。

在德州撲克中,公共牌才是勝負的關鍵,而在「大國德州撲克」中,公共牌則代表着全球民意,以及一些小國的利益與意向——雖說「弱國無外交」,但在21世紀國際政治中弱國的作用,就可以從「公共牌」中得到體現。因而在「大國德州撲克」中,公共牌並非由派牌人所派,而是靠大國自己經營,透過佔據全球民意的道德高地,以換取更適合自己的公共牌。換言之,公共牌是可以被操縱的。

故此,能夠操縱公共牌的玩家,與不能操縱的玩家,在遊戲內可作出的行動,層次上可是有天淵之別。不能操縱公共牌的玩家,例如中國、俄羅斯等,只能埋首經營自己的兩張底牌及加注,桌面的五張公共牌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一切便很可能化為烏有。相反,能夠操縱公共牌的美國,即使她的底牌不大,仍可以靠與桌面上公共牌的組合,極有效率地贏得牌局

在過去一年以來,美國就以這種「大國德州撲克」式的外交,取得了極大成果,而中國就淪為大輸家,當中以利比亞、伊朗和敘利亞最為明顯。

在「阿拉伯之春」爆發後,利比亞陷入內戰,中國為保障在該國的投資與利益,不惜背離全球主流民意力挺卡達菲。這樣北京不僅加大了注碼,亦親手放棄了其公共牌,因此不但讓美國輕易在攤牌中勝出,自己亦賠了夫人又折兵。是次戰爭中,美國更破天荒地退居幕後,讓她的公共牌——北約盟友——肩負起軍事行動的主要責 任,充分展現出德州撲克中借力打力的效果。

藉敍利亞問題 暴露中俄立場

伊朗的情況同樣是美國眼見中國在該國有大量投資(注碼),而美國在南海不戰而屈中國之後,更是勢不可擋,對其底牌和公共牌均充滿信心,所以使得北京這回主動蓋牌放棄。即使美國未能藉此迫使伊朗屈服,但依然能達到消耗中國的實力(籌碼)的目的,使其主動減少從伊朗的石油進口,進一步威脅其能源安全。

在 敘利亞問題上,亦可見美國已將「大國德州撲克」玩得出神入化。美國在西方國家和部分阿拉伯國家的堅持下,將敘利亞問題決議案付諸聯合國安理會表決,當然不會期望決議案會通過,但仍有迫中俄攤牌的作用。而在十五個安理會成員國之中,只有中俄兩國投了反對票這一面倒的對比,則完全暴露了中俄站在國際社會的對 立面這事實。

因此,美國這次「牌局」實際上是以公共牌為目標,為往後的牌局製造條件,同時亦期望將中俄站在國際社會對立面的事實,傳遞給兩國人民知道,藉以動搖她們國內的統治

由此可見,這種「大國德州撲克」式的外交已成為了美國大戰略的主要工具,可同時威脅多個對手,以及她們的國內外戰綫,而那些沒法操縱或改變公共牌的大國幾乎是完全束手無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