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11/10/31 ─ 美國太平洋世紀宣言—反制中國和平崛起

美國太平洋世紀宣言——反制中國和平崛起

袁彌昌

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十月十一日於《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 Magazine)上發表了〈美國的太平洋世紀〉(America’s Pacific Century)一文,高調地宣布二十一世紀是美國的太平洋世紀。這篇文章說是美國的勝利宣言也不以為過──自二○○九年七月希拉莉在東盟地區論壇上宣布 美國將「重返亞洲」以來,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美國不單令亞洲各國爭相投入懷抱,更令中國丟失了自金融海嘯以來所贏得的外交成果。所以希拉莉的太平洋世紀宣言跟宣布亞洲是屬於美國無異,簡直是對中國外交政策的一記當頭棒喝。

「我們不會班師回朝」

希拉莉首先對亞太地區作出一個界定:那是橫跨印度次大陸和美國西岸的廣大地區,更特別點名地區中的兩大洋─太平洋與印度洋,指它們在航運和戰略上的聯繫日益密切。可見在布局上,美國大有戰略上將兩大洋連成一氣的意思,明顯是衝着中國而來,務求在能源安全和戰略上包圍與絞殺中國

希拉莉在文中亦作出了另一重要聲明,向世界表明即使經歷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同時亦面對着嚴峻的經濟挑戰,美軍也不會班師回朝,潛台詞是美國在亞洲的軍力不單不會減少,更可能會增加。這無疑是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友的一大保證和鼓舞,亦叫中國對稱霸這個地區死心。

在一系列的地區戰略之中,美國除了會繼續所謂的「前沿部署式」外交──即對區內各地大舉投放外交資源之外,亦會強化與各國的雙邊安全盟約,增加對區內的商貿與投資,作出更廣泛的軍事部署,以及繼續促進民主與人權。

繼上月美國與澳洲試圖為更緊密的軍事安全合作奠定基礎,並就南海問題發表聯合聲明之後,再加上印度不理會中國反對,與越南簽署南海油氣合作開發協議,使中國的南海戰略已面臨破產

美押注印度印尼

希 文亦提到美國已把與澳洲的同盟,由太平洋區域為主,升格為印度洋與太平洋區域,甚至是全球性的夥伴。這一點明確表示美國不只是想澳洲在南海問題上參上一腳,而是想全力為澳洲與印度和日本牽線,重現幾年前以「民主之弧」(Arc of Democracy)包圍中國的構想。

希拉莉更露骨地表明美國已將注碼押在印度的未來,當然潛台詞是主宰亞洲未來的是印度,而非中國。希拉莉大力吹捧印度對世界和平的作用,以及她龐大的市場,先進的科技和「充滿生氣」的民主制度,一個不留神,還以為希拉莉成了印度大使。

不過,更值得關注的是美國對印尼的重視:一如以前吹捧印度,現在美國照板煮碗將印尼捧為世界第三大民主國家,這樣世界頭三大民主國家(印度、美國和印尼)便會站在同一陣線。很自然美國是希望透過印度和印尼,加強對馬六甲海峽的控制,亦希望為美國企業確保這兩個國家佔世界四份一人口的龐大市場。

美國此舉亦蘊含着更深層的意義──假使能與印尼成為盟邦,一方面肯定有助美國得到伊斯蘭世界的認同,對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有莫大助益,而另一方面幫助信奉伊斯蘭的印尼融入西方民主世界,亦可成為打破「文明衝突論」的明證,且不用說印尼將來亦會成為中國包圍網的一角。

希拉莉在文中最後再一次表示,美國準備繼續領導世界(we are prepared to lead)。她以越戰為例,來說明目前世人質疑美國已缺乏領導世界的能力是毫無根據的。她指出美國非但每一次均能克服危機,每一次危機後的再起,強度也是史無前例的,而最後亦不厭其煩地再次強調美國仍擁有全球最強的軍隊、經濟體、人才及大學,這不是任何國家所能比擬的。

中國和平崛起的總破產

希拉莉的太平洋世紀宣言之所以具啟示性,是由於它不僅是美國的勝利宣言,更標誌着中國和平崛起的總破產。當初北京希望藉和平崛起以達到「不戰而主東亞」的目的,但現在亞洲各國反而為了平衡中國的威脅而投向美國,令「不戰而主東亞」的希望完全幻滅。

更甚的是,現時中國不僅不能「主東亞」,實際上更面臨着雙重包圍。第一重是美國與其主要盟友所形成的包圍,例如「民主之弧」或「C型包圍」。

而第二重則是美國的盟友再與其他國家建交後所形成的包圍──現在印度、韓國和日本紛紛各自與中亞各國建交,逐漸對中國形成合圍之勢。

中國和平崛起落得總破產的下場的最大啟示,除了北京在金融海嘯後過分自大和樂觀,以致功敗垂成之外,就是中國戰略思想本質上長於因應敵方的行動,再作出反制──即是以後發制人為主。

可是金融海嘯後北京主動出擊便出事,顯示中國在戰略思想上還未達到可以採取主攻的要求;在這方面有所改善之前,北京還是專注於反制美方戰略為妙。

治學文社

國際棋盤 2011-8-8:中國可夥伊朗 重建地區秩序

中國可夥伊朗 重建地區秩序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美國藉「離岸平衡」(offshore balancing)這專門用來對付大陸性國家崛起的戰略,作為其亞洲戰略的核心,重新建立了一個有效的同盟體系來制衡中國。

權力平衡一面倒的向美國傾斜,使中國即使擁有日漸強大的海軍力量,亦無用武之地。由此可見,南海短期內不會亦不可能是中國的用武之地,而北京也是時候暫時打消爭奪南海的念頭,盡早將重心放到向其他有利可圖的地方上。

可以讓北京在外交和戰略上有利可圖的地方並不是沒有,而且它更是北京一直以來努力經營、只不過可能還未認清該些地區,那就是南亞與西亞地區。它不僅對紓緩現時在東亞地區和南海的壓力有一定幫助,亦有助中國打破美國的全球布局。

這 裏所指的南亞與西亞地區是由伊朗到中國西南部的區域,海上由印度洋所連繫。自2005年以來,外界都指中國在印度洋和南海實行「珍珠鏈」 (String of Pearls)戰略,整個戰略由港口和機場建設項目、外交關係和軍事現代化組成。所謂「珍珠」就指位處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緬甸、南沙群島及海南 島等地的港口、貨運設施和海軍基地,它們橫跨印度洋和南海形成一條「珍珠鏈」。

保海上交通 破馬六甲困局

「珍珠鏈」戰略雖然由美國提出,而中國一直都不承認有該戰略的存在,但中國一直積極地在印度洋諸國推動外交和建設,卻是不爭的事實。該戰略明顯 是為了確保由中東至中國本土的海上交通綫,對中國的能源安全有着重大作用,長遠而言亦有助打破「馬六甲困局」(編按:馬六甲海峽是中國八成石油進口必經之 地,一旦該通道受阻,將嚴重威脅中國能源安全),當然從各「珍珠」的位置來看,我們亦可看出該戰略帶有包圍和孤立印度的作用。

但隨着拉登被殺,導致美國和巴基斯坦兩國關係降溫,以及美國加速自阿富汗撤軍,「珍珠鏈」戰略已具條件擺脫其本身為確保海上交通綫和能源安全的被動性質,從而發展成一個更為成熟的地區戰略。中國第一步棋就是要為其「珍珠鏈」的西方的另一端(東方是中國自己)找來一個可靠的盟友,這樣才能把「珍珠鏈」牽起來,轉化為一個新的地區秩序,賦予「珍珠鏈」新的涵義。

藉「珍珠鏈」結盟 屈服印度

伊朗除了是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天然戰略夥伴之外,它現正透過軍售和貿易等手段,逐漸深化與「珍珠鏈」上各顆「珍珠」的關係,因此中伊雙方都與這些國家保持着良好的關係,而這些國家也對西方抱着猜疑的態度,以上條件使中國、伊朗和這些印度洋諸國有條件作更有機的結合,在建立一個新的地區秩序的同時,進一步孤立印度。

伊朗在新「珍珠鏈」戰略中的另一個重要角色是作為地區的能源供應者。擁有全球第二大的天然氣蘊藏量,以及第四大石油蘊藏量的伊朗,在「能源大過天」的今日, 誰能為缺乏能源的南亞地區帶來能源,誰就能在該地呼風喚雨,而伊朗就正好能擔當這角色,於是就乘勢推出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管道(IPI Pipeline)計劃。在美國在阿富汗鎩羽而歸,使引導中亞地區的能源到南亞地區的計劃功敗垂成之後,IPI管道基本上已沒有對手。巴基斯坦石油及天然 資源部長於上月宣布伊朗方面的管道已建成,巴基斯坦的一部分亦將於6個月後開始動工,即使目前印度在美國的壓力下,不肯加入該計劃,但在中國和伊朗在地區的影響力日漸增大,能源供應日益緊張的情況下,印度的屈服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中國要對付印度,可能靠伊朗的能源已綽綽有餘。

讀者至此應該會明白,為何筆者會力促北京暫時擱置南海的爭奪戰,轉而經營印度洋區域,是因為所有中國在南海不能達成的目標,都有望以更低成本在印度洋區域達成——包括發展軍售、建立地區性貿易集團和設立海軍基地,繼而與各國發展成地區性同盟。此外,印度洋可說是南海的「上游」,對中國加強對南海各國的控制,只會百利而無一害。再加上中國的新「珍珠鏈」戰略,長遠甚至還可跟其中亞地區戰略連成一氣,令筆者相信形勢應該會再次倒向中國一方。

香港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