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11/10/14 ─ 中美圍堵與反圍堵——緬甸爭奪戰

中美圍堵與反圍堵——緬甸爭奪戰

余偉麒、黄伯農


繼2010年11月舉行全國大選以及釋放昂山素姬之後,緬甸軍政府最近又解除對外國網絡和異見電台的管制,並與昂山素姬會談,及後又喊停由中國承建、造價達三十六億美元的大型水壩工程(「民主抬頭:緬甸叫停華承建水壩」,刊10月1日《信報》)。

正值美國積極參與亞洲事務,緬甸營造政治開明的布局是否巧合?本文試從孫子兵法推敲緬甸的用意。


自從2008金融風暴後,美國財政捉襟見肘,要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漸漸撤兵;加上面臨中國國際地位攀升,以及保持自身全球領導地位的張力下,美國對華政策回到地緣政治的博弈思維——正面交鋒為下策,以圍堵並扶植競鄰而達致多極勢力平衡為上策。

孫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由於中國發展有賴穩定的海外能源和礦產供應,維持與毗鄰的和諧關係是為必要,於是,美國與東南亞各國接軌便可看成為「其次伐交」之策;干擾中國於海外能源礦產供應鏈的穩定性,則可能是「上兵伐謀」之策。

美國對中國的圍堵是冷戰以來持之以恆的地緣政策。可是,自從美國在九十年代為對緬甸軍人奪權而作出相當制裁,無意中為中國「脫獄」埋下伏線。過去,中國不斷給予緬甸軍政府支持,在不干預其內政的大前提下,「北京共識」的軟外交實力把緬甸帶入其運行軌迹;美國要堵塞這個「漏洞」,便要與緬甸軍政府對話。

另 一方面,緬甸軍政府亦不能單單依賴中國,為了謀取更大的國際空間,緬甸軍政府不斷向美國獻媚,包括釋放民主領袖昂山素姬,並直接與她對話,更首次容許她在 傳媒發表文章,以及開放大氣電波。在圍堵與反圍堵之間,緬甸軍政府於夾縫中找着生機,亦為一場中美緬甸爭奪戰揭開序幕。

後千禧美國海外的軍事布防便帶着濃厚的地緣策略色彩,海權勢力把陸權勢力圍堵,如把焦點放在中國之上。美國雖已從泰國和菲律賓等國撤兵,但在南韓、日本、台灣、新加坡、菲律賓、越南和印尼等國,仍有定期軍事合作或操演,構成圍堵圈【地圖.紅色部分】。

打開缺口 突破圍堵

可是,隨着美國九十年代開始制裁緬甸,令中國有機可乘,於緬甸大興土木,從雲南經緬甸開出一條通道直達印度洋,當中便包括興建中緬高速鐵路,以中國昆明為起 點,直達位於印度洋的重要海港城市仰光,行出反圍堵的重要一步;另於南亞地區扶植印度競鄰尼泊爾、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等國作為反圍堵的「珍珠紐帶」 (string of pearls)以作配合。

掌握地域控制權固然重要,但正如孫子兵法所說,這只是「其次伐交」之中策,上策還是「上兵伐謀」。中國在發展路途上需要大量能源【圖一】,雖然長遠可用其他能源分散需求【圖二】,但經過日本核事故和全球環保意識影響,未來中國對石油的需求不會減少。換言之,中國的發展命脈便落在是否可以保證能源穩定供應,而保障能源穩定供應亦成為中國安全戰略上重要的一環。

2009年,頭三位主要供應石油予中國的是沙地阿拉伯、安哥拉和伊朗,分別佔中國入口石油21%、16%和11%【圖三】,而83%的石油供應須從海路、並要經過馬六甲海峽運到中國【地圖.右下小圖】。馬六甲海峽航道狹窄,是天然咽喉,而美國與該海峽有主導權的新加坡和印尼有軍事協議。

建立油管 直達昆明

中國如要減少對馬六甲海峽的倚賴,便要在運油船進入馬六甲海峽前找到落腳點,緬甸的皎漂(Kyaukpyu)正是理想之選。【地圖.左下小圖】中國現正投資 25.4億美元興建緬甸境內全長793公里的中緬油氣管道項目,管道由皎漂經曼德勒從雲南瑞麗進入中國再達昆明,完成後預計可為中國每年輸送2200萬噸原油,相等於大約中國一個月的需求,大大減輕對馬六甲海峽的倚賴。

從地緣政治至能源策略,緬甸均是中美必爭之地。美國在緬甸問題上,忽略了她在地區安全上的重要性,原因有二。

一、冷戰結束後,美國的民主自由市場模式獲得勝利,令美國深信在促進發展中國家的發展路途上,必須貫徹執行「華盛頓共識」——即民主、自由市場和國際援助必須同步進行;緬甸軍政府背民主而行,便要受到制裁。

二、中國獨特的發展模式,不單令中國於2008金融風暴仍可持續增長,更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

昂山素姬獲得軍政府釋放後,曾多次質疑西方制裁緬甸的作用,這正好給美國一個機會改變對緬政策。而緬甸新總統吳登盛亦可能把握美國態度軟化之際,爭取更大空間;並拉攏印度,從而淡化中國對緬甸的控制。

余偉麒為獨立比較及國際政治學者,黄伯農為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研究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