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日報2012-05-28:港生可勝內地生 靠金融走出去

港生可勝內地生 靠金融走出去

(治學文社)

帥卓廷 跨國金融集團財務監控副總裁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早前,香港大學公布的2011年度畢業生的薪酬趨勢調查結果,顯示愈來愈多在港就讀大專的內地畢業生選擇留港就業,令有志於從事金融行業的本地大專畢業生逐漸陷入困局。

本地大專畢業生要走進競爭激烈的金融行業,難以跟歐美名校畢業生爭奪外資企業的職位,在中資機構裏找工作時跟內地生競爭又經常處於劣勢,僅餘下來的就業機會就只有前景黯淡的港資企業。

近年,社會上對「80後/90後」在職場上的工作態度的批評不絕於耳。筆者相信,年輕一代在富裕的環境裏成長,對生活質素和理想的追求,以至其生活的態度跟上一代不同,並不是甚麼怪事。然而,當那些有志從事金融業的本地畢業生要迎接內地生和海歸華人夾擊挑戰時,心態就成為致勝(或落敗)的關鍵——我們再沒有語言上的優勢,國際視野亦往往局限於媒體上所接收到的有限信息,假如我們連出外闖蕩的爭勝心態也欠奉,在這個全球化浪潮下的金融業裏無法站穩陣腳,亦屬理所當然。

金融業全球化 港生坐食山崩

事實上,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金融業亦已經出現「地區專業化」的現象,甚至可以借用傳統製造業「前舖後廠」的模式,將前台銷售跟後面的生產綫分割,從而將最優秀的人才置放於銷售點和生產綫上各崗位,譬如將24小時電話接待服務交予廣東省、企業貸款和貿易融資則由東南亞地區「中央處理」、外滙風險管理就由滙市較發達的新加坡主理等。

香港是亞洲區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多年來因其華洋雜處的環境,而成為重要的銷售基地(「舖」),本地會計、財務、法律等專業人才亦能為金融機構的生產綫(「廠」)提供高增值服務。這種分工模式在港資及中資的金融企業可能尚未普及,但隨着中資金融企業日漸國際化,使中資行亦不得不盡快推行這種「前舖後廠」的運作模式,以提升國際上的競爭力。

然而時移勢易,香港縱是國際金融中心,已未必是最理想的「前舖」。新一代金融從業員若然要在銷售綫上幹一番事業,在入場之際已難以跟內地留港畢業生競爭,在職場上亦不可能再死守本地「坐食山崩」。

調心態衝出去 港生專業取勝

惟今之計,本地畢業生必須調整心態,走出香港(但不一定是進入內地),及早主動地跟其他地區的人才競爭。誠然,相較鄰近地區,新一代香港青年比較不願意離開香港到外面闖,因此機會只會白白讓給相對進取的競爭對手(例如新加坡人和印度人),而這些國際經驗豐富的人才往往能夠佔據行政高層位置,影響港人的晉升機會。

「前舖」如此,「後廠」亦如是。香港在金融產品的生產綫上無法以成本價格跟鄰近地區競爭,但本地專業人才在會計、財務、法律等方面提供高增值服務,令產品合規的同時亦能夠照顧個別客戶的實際財務需要。香港的優勢在於其健全的法治制度,各大專業界別的人才在提供這些高增值(同時亦高利潤)的服務時,亦不忘遵循專業操守,因而各地客戶自然會加強對這些產品的信心。

人幣離岸中心 港「後廠」角色重

況且,作為首個人民幣離岸中心,本港絕對有條件擔當「後廠」角色去發展各種合規格的人民幣產品。本地大專畢業生其實可以考慮先加入這些專業,打好根基,作為跳進金融業發展的踏腳石,屆時便能夠在全球金融業的生產綫上,協助香港擔當重要的「後廠」角色。

本港金融業固然正面臨結構性的大轉變,同時在全球監管規限日趨嚴苛的環境下,亦將面對不少挑戰。表面上,本地大專畢業生的確失去了過去的固有優勢,但只要能夠抓緊機會,前路還不至於令人絕望。

選委會還票於民,全民間選行政長官

帥卓廷 – 80後會計師

去年十二月,接近1200名選委於選委會選舉中產生。筆者有幸參與其中的會計界選委選舉,雖未能在這個「小圈子」選舉中獲選,仍盼望能夠提點實際可行的建議,讓當選的選委參考。

還票於民,由會計界開始

老實說,筆者作為界別裡最年輕的兩位會計師之一,走出來參選,要代表的不單是年輕人的聲音,而是界別內所有選民的聲音,因為我認為選委的基本責任固然是投選行政長官,但這張選票背後絕不應是選委本身的個人利益或是主觀意願,而應是所代表每一位選民的聲音。所以,我們「票在你手」團隊一直以來都提倡「還票於民」的理念。

我們要求會計師公會於三月向全體會員進行民意調查,務求以公平公正公開的形式,讓業內三萬多位會員一人一票,揀選大家較心儀的特首人選,而得到相對大多數會計師支持的特首候選人,將會在特首選舉中盡得會計界界別的選委全票。

這種做法,其實是相當大膽地參考美國各州以選舉人票(Electoral College)選總統的方式,嘗試以間選的形式增強本港「小圈子」選舉的民主成份,在既有框架的條件限制下盡最大的努力推進民主的發展。

參考美國選舉人票模式間選特首

根據美國憲法,美國總統由各州議會規定的方式選出的選舉人團投票選舉所產生,而選舉人團在總統選舉中所投的票則由所屬州份的選民決定。除此之外,這制度另一特別之處就是嬴家通吃(winner-take-all)的特色,州份內的選舉人票要全數投給於該州份內獲得最多普選票數的總統候選人。

選舉人票的模式絕非完美,筆者亦不打算提倡全面採納美國的模式,但若果大家有意推進本港的民主發展,在所謂的「鳥籠民主」制度裡,以相當有限的民間資源和力量,優化這個備受垢病的選委會制度,美國這套選舉人團投選總統的模式的確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就以筆者所屬的會計界為例,我們可以透過業界內部的意向調查,業內三萬多位會員一人一票揀選較心儀的特首候選人,其中最多「普選」票數的特首候選人則會得到三十位會計界選委的選票。

推而廣之,教育、醫學、法律等選民人數眾多的專業界別亦能仿傚。由此,特首就要面對二十多萬選委會的選民,而非單單一千二百名選委。

2012全民普選並非不可能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筆者所屬團隊的建議乃基於會計界別的實際情況,亦希望能由我們的專業界別開始,讓其他界別跟隨。誠然,要讓其他沒有功能組別投票權的廣大市民亦能參與特首選舉投票,絕非不可能的事。循地區直選進入區議會和立法會的選委代表其實亦可以聯合舉辦地區性或是全港性的民間選舉,讓他們所代表的選民揀選他們心目中的特首,這批民意代表若能跟隨選民意願投票,根本就是利用民間力量,在既有「小圈子」選舉的框架內,合情合法地進行一場相對較公開公平公正的全民普選。

這樣子的全民普選,技術上亦非不可能。若果泛民陣營能夠動用他們相當有限的資源透過iPad進行初選,議會的民意代表要好好地搞一場民間特首投票選舉亦絕非不可能的任務。況且,學者鍾庭耀亦打算於3月23日就特首選舉設立民間投票,眾選委要客觀地參考民意投票選特首,一點也不困難。

筆者所屬團隊的建議其實並不是甚麼劃時代的新主張,可是在選委會選舉期間,傳媒的重點總是放在唐營及梁營又或是泛民及建制的二元對立,我們亦沒有足夠資源大力宣傳這「還票於民」的計劃讓選民注意。然而,我們亦衷心盼望那些將「爭取一人一票民主普選」掛在口邊的選委能夠認真考慮我們團隊的建議,切實地「還票於民」,讓普羅大眾都能參與這場特首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