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12-8-17 ─ 港人登陸釣島別具意義

Derek's Bookshelf

2012年8月17日

港人登陸釣島別具意義

袁彌昌   國際戰略問題評論員

8月15日,香港保釣船「啟豐二號」給日本海上保安廳九艘巡邏船包圍,並遭到多次沖撞後,香港保釣人士終於成功登上釣魚島。據日本媒體報道,海上保安廳對此次乘船前往釣魚島的全部十四名保釣人士實施逮捕,並移送沖繩本島調查。

是次登島極具象徵意義,由香港保釣人士完成,對港人別具意義。本文旨在分析登島的國際背景,以及目前中日關係和東亞領土爭議的最新情況,如有地方未能顧及保釣人士和香港人的心情,敬請原諒。

自從現任駐華大使丹羽宇一郎於今年6月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批評東京都政府「購買釣魚島」的計劃把中日關置於危機之中,引發日本朝野不滿,使野田政府計劃撤換丹羽後,中日關係便起了微妙的變化。北京意識到日本的「釣魚島國有化」事在必行,以及「知華派」很可能在野田政府中已完全失勢,令北京開始認真考慮須與日本見真章。

中俄韓同時發難

不過,在北京得出一個結論之前,南韓總統李明博已首先發難,於8月10日 登上獨島(日本稱「竹島」)宣示主權。日本儘管反應激烈,但在美日韓三國關係的大前提下,日方明顯投鼠忌器,反制舉措也顯得軟弱無力。李明博見首戰得利, 更計劃9月初在獨島舉行登陸和海陸空三軍聯合演習。故此,相對於釣魚島「單一船隻規模」的衝突,日本自然會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獨島方面,實質給予北京可乘 之機。

另一方面,今年7月,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登上與日本存有爭議的南千島群島(日本稱「北方四島」)中的國後島視察;在登島事件餘波未平之際,俄太平洋艦隊14日又表示,該艦隊的艦艇編隊近期將前往南千島群島巡航,使日本實際上須同時應付中俄韓三方面的領土爭議

雖然這並不代表中俄韓三方聯合已在對日領土爭議上達成一致,聯合抗日,但在時機的選擇上卻別具深意—─8月15日不僅是日本的二戰終戰記念日,也是韓國的光復節和一些亞洲國家的獨立日,日本政府須忙於反省二戰及應付亞洲各國對日本內閣官員和國會議會參拜靖國神社的抗議,必定不敢在領土問題上大舉發難,否則很可能重新喚起亞洲人民曾遭日本侵略的深痛記憶。因此日本現時不單處於三對一的劣勢,還處於一個挨打不能還手的情況。

北京駕馭民族主義趨成熟

北京現時還不出手,更待何時?但問題又來了,如果由國內人士出手,無論成功與否,均會引起民族主義者和民粹主義者的關注和廣大迴響,往後的行動必然多少會給他們「挾持」,也有可能會引起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況,故此,登島宣示主權的「重任」,自然落在香港或台灣的保釣人士身上。

不過,北京又不是全然把國內的民族主義擱置不用。在早前的黃岩島爭議中,北京露了漂亮的一手,利用主要是給憤青和民族主義者看,外國稱之為中國的霍士新聞(FOX News)的《環球時報》向外國放風,顯示中國對菲律賓已擺出強硬姿態,成功令菲方態度迅速軟化。

所以今趟北京來個照辦煮碗,以《環球時報》向日本放出「日本須放棄中國會軟下來的任何幻想」,而且「在中日博弈中,中國的資源和手段都更多,並且在繼續增 長」,告誡日本當局須「展現其分寸感」;亦很可能正由於野田政府中的「知華派」失勢,反而令他們無所適從,不敢輕舉妄動。總體而言,北京已由以前每每受制於國內民族主義者,蛻變為把他們的聲音化為己用,以達到其外交目的。

此外,由於這次台灣保釣人士未能出海,不但令行動的主動權始終留在中方手上,而且也可以讓梁振英做個幕後功臣,並且連同神九航天員和中國奧運健兒訪港,趁機讓港人上一課「真正」的「國民教育」課,為自己爭回一點分數。

當然,我們不能過分放大香港保釣人士這次成功登島,因為除了是日方審時度勢的結果之外,日方人員在島上「靜待」保釣人士,不僅可避免武力登船,亦是向世界展現日本在釣魚島行使主權的機會。

是次事件應該讓北京了解到,在領土爭議中與俄羅斯和南韓「協同」行動的可能性和優勢。此外,時機的選擇亦非常重要,如果在每年的日本終戰記念日,中俄韓也同時採取行動的話,日本將不勝其煩,難以招架。

View original post

南海之戰無可避免?

信報(2012年8月6日)

余偉麒

南海之戰無可避免?

——————————————————————————–

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在南海領土的問題上已爭論多時。開放初期,中國沿用鄧小平「放棄爭議,共同開發」的策略,令中國能「和平崛起」;但在整體國力不斷提升時,難免令周邊國家擔心中國能否真正和平對待鄰國,會否隨着「韜光養晦」之後,打算「有所作為」。

——————————————————————————–

2011 年9月6日,中國國務院發表一份名為《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內容明確列出中國六大核心利益,當中保護國土完整、統一、維護主權和國家安全等說法屢見不鮮,而保持經濟可持續發展卻首次列入國家核心利益範圍中;正因如此,保障能源供應便成為經濟持續發展的重要一環,令南海領土問題更添重要性。

黃伯農在〈能源安全危機促使菲中對峙〉(刊2012年7月27日《信報》)一文,便正確道出能源安全不單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也是菲律賓不能妥協之處;文中亦提到美國在這爭議上可能扮演的角色——利用南海爭議來合理化「重回亞洲」的戰略部署。

戰爭似如箭在弦

維護核心利益也好,戰略部署也好,這些議題已有廣泛討論,不贅。本文欲從地緣政治學的另一角度來探討南海問題,並引用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名譽教授、著名地緣政治學家喬治.莫德爾斯基(George Modelski)的「政治長周期」理論來分析南海局勢。

根據莫德爾斯基的理論,戰爭乃決定誰是領導的開端,歷史充滿着一浪接一浪的國際政治生態,一個強國的淪亡換來另一個強國的領導;我們現今身處的時刻,正是這輪迴交替之秋,戰爭已不是「如果」,而是何時何地!

莫德爾斯基的「政治長周期」理論,主要環繞領導者(Leader)的興衰分作四個階段,每一階段歷時約二十五年,整個周期約一百年。第一階段是「世界大戰」 (Phase of global war),衰落的領導者受到新領導者挑戰,而這場(或多場)戰爭不單為爭取物質上的支配權,還有觀念上的主導權。

戰爭後便進入第二階段,出現「沒有爭議性的世界領導者」(Phase of undisputed world leader),他可設立新的機構,推行新的國際規則和秩序。

當時間日久,部分國家自然懷疑這個領導者的「善意」(benevolence),甚至質疑她的權威,這便踏入「去合理化」的第三階段(Phase of delegitimation),但領導者在這階段的實力還是相對地強。

進 入第四階段,領導者的地位開始動搖,相對在第三階段的質詢者開始強大,領導者會用盡資源和強化其價值觀來對抗質詢者的挑戰,令本已開始走下坡的領導者變得更弱、更容易受到攻擊。在這「去中心化」階段(Phase of deconcentration),領導者須要經常作出軍事介入,消耗龐大資源物力;與此同時,領導者的虛偽亦在其言行中投射到每一角落,與外界的矛盾和 衝突增加,從而再引發到第一階段的世界大戰。莫德爾斯基列舉自十六世紀的每個大戰期、領導者和挑戰者,藉以支持政治長周期理論【表】。

美國「強橫」觸動反彈

假設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是莫德爾斯基所指的第一階段「世界大戰」期,那麼二次大戰結束後,便是美國的領導者地位鞏固期,亦即成為「沒有爭議性的世界領導 者」的第二階段,期內所建立的世界性機構如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北約組織(NATO)等,便成為美國推行新的國際規則和秩序的工具;隨着布列頓森林體系在1973年崩潰,令美元成為全球儲備貨幣,美國的領導者地位更毋庸置疑,前蘇聯在1991年解體,更把美國推到巔峰。

九十年代見證美國極力推動民主和資本主義的 弗朗世斯.福山在《歷史的終結和最後一人》(Francis Fukuyama: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直言民主是唯一的統治方式,美國把「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推至非洲、中亞。不過,表面的光輝亦代表美國已走進第三期,因為美國的「強橫」觸動了伊斯蘭教系的神經,「九一一」襲擊便是「去合理 化」的反彈。

更遺憾的是,美國有可能已步入第四期,即「去中心化」階段,因為美國已壓不住反對聲音,出兵阿富汗、攻打伊拉克,縱使獲得勝利,其虛偽亦在關塔拿摩監獄表露無遺,頻頻出兵弄至國庫空虛,一場金融風暴更令主權評級被調低。

假設美國真的已步入第四期,當走到盡頭時,接踵而來的便是新的周期開始,亦即是「世界大戰」期!

中國應如何面對莫德爾斯基的第四期局面?南海爭議極有可能演變成「世界大戰」,因為南海群島中,菲律賓在南沙部分島礁已建有學校和機場,馬來西亞也在多個島礁開發旅遊;與中國最多領海爭議的越南,便報稱控制二十九個島礁,還把南沙群島和西沙群島納入管轄範圍,分別定名為長沙縣和黄沙島縣。為了防範「易權侵佔」,中國本年中亦宣布在南海成立三沙市,歸納南沙、中沙、西沙的管轄權,矛頭直指越南。

有理論認為,南海現時混亂局面是由於區內沒有一個 霸權維持秩序,學者如羅伯特.吉爾平(Robert Gilpin)、查爾斯.金德爾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和羅伯特.基歐漢(Robert Keohane)便引用「霸權穩定論」(Hegemonic Stability Theory)來「合理化」美國擔當國際警察的角色;這亦成為美國為了穩定區內局勢,重回亞洲的理論依據。

中國應與美國同一陣線

如果上述分析是正確的話,美國的強者領導已進入衰退期,這是否代表一場大戰已如箭在弦?中國又應如何回應當前局勢?

分析南海局勢時,「政治長周期論」和「霸權穩定論」均不約而同地認為,區內必須出現一個領導者才能穩定紛爭,在目前形勢下,中國還可作出多個選擇:

一、確認局勢已進入政治長周期的末期而負上歷史責任,成為莫德爾斯基眼中的挑戰者而作出軍事調動,出兵南海收服主權。

二、 以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即1939年為起點,再以1989柏林圍牆倒下為頂點,以拋物線前後五十年推斷,現今還只是第三期「去合理化」的尾聲,並未進入第 四期。所以中國還有時間提升整體國力,尤其在軟實力上加強外界對中國文化理念的認受性,從而裝備自己成為合適的挑戰者。

三、汲取「政治長周期論」的歷史教訓,就是挑戰者未曾成功在大戰後成為新領導者,反之在戰爭中領導者的主要盟友往往都能成為鷸蚌相爭之後的大贏家【表】。假若中國真的想有朝 一日成為全球之首,中國便應成為美國戰場上的盟友,意味中國在中東的角色有可能改變,美國伊朗如果開戰,中國應該站在美國那方。

四、接受「政治長周期論」的另一種可能,縱然政治領導者會輪迴交替,但是歷史也曾出現英國「連任」的例子,美國亦有可能連任,那麽中國只可以繼續「韜光養晦」多一百年。

作者為治學文社成員

大國博弈 2012-7-17:用新絲路制華 美難棄阿富汗

Derek's Bookshelf

用新絲路制華 美難棄阿富汗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雖然美國一直強調要「重返亞洲」,並以一系列的外交政策、軍事部署及作戰概念來配合這戰略,但她心裏面還是對阿富汗這塊遲遲仍未能吃得到的「肥肉」念念不忘,企圖在嘗到好處之前賴死不走。

希拉莉突訪阿 確立「盟國」地位

為了確保阿富汗在美軍2014年撤走前不要出亂子,以便美國在該地盡可能多撈點油水,美國國務卿希拉莉於7月3日致電巴基斯坦外長,首次就北約軍隊去年 11月空襲炸死24名巴國士兵的事件,(不大情願地)表示歉意,以求打破兩國長達7個月的外交僵局,換取巴國重新開放境內的補給綫,令北約駐阿富汗部隊的補給物資,毋須再取道過路費高昂的中亞、俄羅斯和高加索的路綫,為美國國防部每月節省1億美元的開支。

不到數天,美國白宮於6日發表備忘錄說,總統奧巴馬已將阿富汗定為「重要非北約盟國」,並由突然到訪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希拉莉,在與總統卡爾扎伊會晤期間宣布這項消息。「重要非北約盟國」這一定位讓阿富汗與以色列、澳洲、日本、菲律賓、巴基斯坦和韓國等國家,並列為與美國軍方有戰略合作關係的盟國,此舉將為兩國在2014年防務移交後進一步開展軍事合作打開了大門,確保美軍能在2014年後繼續留在阿富汗。

美國在這一連串動作之後,亦終於圖窮匕見——早前阿富汗政府將阿富汗北部的6個區塊進行公開招標。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報告,估計每一個區塊蘊藏着約10 億桶的油氣資源。眼見去年的第一次招標被中石油先拔頭籌,這次美國亦不得不重錘出擊,支持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參與是次招標,以免阿富汗的能源與礦藏逐步落入中方手中,防止阿富汗最終被中國支配。

重建阿國圖利 卻要他國付鈔

不過,在於阿富汗成功開採油氣資源,並透過構思了10多年但還未成事的管道,將能源輸送到中亞地區以外之前,美國必須為自己創造可以繼續留在阿富汗的條件,當中重建當地的經濟與基建至為重要,關係着阿富汗生存與發展的根本性問題。

故此,希拉莉亦密鑼緊鼓地為收拾阿富汗這個爛攤子「撲水」,於8日在東京舉行阿富汗重建問題國際會議中,通過《東京宣言》,讓與會約80個國家與機構承擔重建費用,向阿富汗提供超過160億美元的資金援助。數口甚精的美國不單止要從阿富汗撈回之前的損失,還要其他國家幫她付鈔。

盡管如此,美國除了見錢開眼之外,其實還有一套分不清是鴻圖大計抑或是春秋大夢的計劃。一直以來,在華盛頓、美國中央司令部,甚至是卡爾扎伊的心目中也有一整套名為「新絲綢之路」或「現代絲綢之路」的計劃,旨在透過大規模的阿富汗重建計劃,配合一系列道路、鐵路、電纜及能源管道的建設,將阿富汗打造成地區 的交通樞紐,連接歐洲、中東、印度半島,以及整個南亞及東南亞地區,這樣阿富汗就具備生存與發展的條件,甚至能重拾以往絲綢之路時代的光輝。

無可否認,這個「新絲路」計劃為目前國民經濟遭到毀滅性打擊的阿富汗,以及其周邊地區的有機性整合,提供了良好的願景。但更值得我們留意的是,以「絲綢之路」作招徠的「新絲路」計劃裏面,完全沒有原本作為絲路起點的中國的蹤影——美國不單把絲綢之路這名稱盜去,試圖建立一條摒除中國的「新絲路」,更以此作 為其圍堵中國戰略的一環

新絲路返亞洲 先解決塔利班

只要「新絲路」計劃成功將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緬甸及東南亞連成一氣,那麼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及其阿富汗戰略便不再是兩個單獨的戰略,而是兩者得以連接起來。對美國來說,只要能藉此在南方與西方堵住中國,令中國不能建設自己的「絲綢之路」,那麼之前在阿富汗的損失也是值得的。

然而美國的「新絲路」計劃的成敗,卻極可能維繫在近期發生的阿富汗安全部隊針對北約盟軍的攻擊事件上面。這事件對美國的阿富汗戰略構成嚴重打擊——顯然由北約部隊訓練用作日後對抗塔利班的阿富汗安全部隊,已被塔利班滲透。塔利班令他們調轉槍頭去攻擊訓練他們的北約士兵,這不僅是防不勝防,亦使北約士兵與安全部隊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令今後的訓練變得困難重重,嚴重影響阿富汗的治安與安全。在這個難題得到解決之前,「新絲路」計劃仍不過是一空中樓閣。

  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左)早前到訪阿富汗,與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右)會晤,並宣布美國已將阿富汗定為「重要非北約盟國」。  (法新社資料圖片)

View original post

大國博弈 2012-06-12:金磚五國圍堵 美國霸權倒數?

金磚五國圍堵 美國霸權倒數?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及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在經歷了2009至2010年的外交災難後,中國外交除重新回到「韜光養晦」路綫之外,還對所面臨的形勢有新的體會——在中國這個海陸邊界與多國接壤、強敵環伺的四戰之地,傳統地緣戰略無法發揮預期作用,甚至會導致反效果——無論中國向哪一個方向擴張,均會引起鄰國的恐慌,以及遭到迅速的反彈或對抗。

與其死守亞洲 北京外綫進攻

即令友好如俄羅斯,亦害怕中國崛起會乘機佔據西伯利亞,同時對中國藉上海合作組織及能源合作範疇拉攏中亞的舊蘇維埃加盟國深感不安,所以出現了俄羅斯在南海與越南聯手,以圖牽制中國的舉動。

至於日本、韓國、越南、菲律賓等較小的國家,更是一見勢色不對,便即向美國尋求軍事保證,令中國陷入被圍堵的局面。因此,北京認清了今後中國崛起須以外交戰和經濟戰為主,並須設法突破目前的地緣政治困局。

這時候,中國固有的「圍棋思維」便發揮了應有的作用,既然美國在亞洲布下了強陣,而亞洲又只是全球棋盤的一角,那麼與其在內綫死守,倒不如轉到外綫進攻。 因此北京索性來個「敵進我進」,向美國後方進攻,積極以金磚五國(BRICS——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作為其外交重心,務求同時在歐亞非大陸 以及拉丁美洲多處開闢新的戰綫,令美國接應不暇,並逐漸形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包圍與反包圍的態勢,就像下圍棋一樣。

美國離岸平衡Vs中國離岸挖牆

北京之所以在這個時候以金磚五國作為其外交重心,其一重要前提就是已經充分肯定了美國的戰略意圖。自從美國高調宣布重返亞洲以來,北京已逐漸摸清美國的戰略方向和企圖,及後美國又推出「海空一體戰」這個作戰概念,以及近日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宣布在2020年之前,美國海軍將會把6成艦艇部署在太平洋,使得北京對美國的大戰略、軍事戰略、軍事部署及作戰概念都有相當的掌握,從而令北京更容易制定反制的策略。

美國這種將一切押注在亞洲,企圖在這裏拖垮中國的做法,反而給予了北京可乘之機,令北京得以順理成章地把美國「釘死」在亞洲,同時在其他地區實行反攻——北京的金磚五國戰略因此應運而生。

北京這戰略與英國人一貫在歷史上的戰略有異曲同工之妙,英國一向都力圖維持歐洲的均勢,讓歐洲各國爭戰不斷,自己就在外面開拓殖民地,盡享漁人之利。中國現時就飾演着拿破崙戰爭中的英國,讓美國像拿破崙一樣,在歐洲(亞洲)叱咤風雲,自己卻在外頭盡佔她的殖民地,削弱法國(美國)的根本。如果美國目前的戰略是離岸平衡,那麼中國的戰略可算是「離岸挖牆」。

盡管目前金磚五國距離連成一氣還有很遠,但這個參與國分布在全球各大洲的機構,假以時日將會發揮巨大的地緣政治及經濟影響力,而恰恰這種影響力又是對美國最為不利的。因為一旦這些金磚國家崛起成為地區強國,將各自主宰着地區秩序,因而必將削弱美國的地區與全球影響力,衝擊美國辛苦建立起來的全球秩序——這 對美國的全球霸權將會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雙方釜底抽薪 已成一場對賭

亦正由於金磚五國分布在各大洲,使得她們的崛起更能夠象徵着由美國主導的單極世界到真正的多極世界的過渡。對於一向信奉唯物史觀中的歷史必然性的中共,他們 一直堅信世界必然會由單極世界過渡到一個更平等的格局,卻苦無辦法令這一點實現,但北京的金磚五國戰略卻首次能夠具體地將願景轉化為事實——它以改寫金融 及貨幣秩序和地區秩序為開端,一步一步地改寫着全球政經秩序。就在美國全力圍堵中國之際,亦將很快發現自己正陷入新的包圍網之中。

美國和中國現在都在採用釜底抽薪之計,認定自己有相當的勝算:美國認為她除了成功圍堵中國之外,已攻入中共的堡壘內部(王立軍事件、陳光誠事件),而中國 則認為她已開始動搖美國的根本,由美國所主宰的全球秩序已進入倒數階段,所以雙方正在進行一場對賭——究竟中共的堡壘會先被攻破,還是美國的全球霸權會先被終結呢?

《超級戰艦》展美軟實力 聯日抑華

原文登於 2011 – 五月七日經濟日報

近日美國進行了一連串的重要外交活動,包括重振與日本的戰略關係,日本首相野田訪美的前夕,美日達成協議從沖繩撤走9,000名美軍,重新調配此等部隊於太平洋不同的據點。

沖繩撤美軍 美重返亞洲一步

明顯地此部署乃美國「重返亞洲」後的重要一步,包括試圖減輕日本民間對美國在沖繩駐軍的不滿。

美國國際關係學者達里安(James der Derian)提出「軍事工業媒體娛樂集團」(Military-Industrial-Media-Entertainment Network)概念,認為要吸收媒體和娛樂力量於國家政策中。所以說數大荷里活電影公司,他們的另類任務是包括在「軟實力」及流行文化領域為美國政府效力。

此中要數近日的科幻電影《Battleship》(超級戰艦)它在幫助美國重返亞洲保駕護航,修補與盟友日本,馬來西亞、澳洲的關係,實在是不遺餘力,另一方面,片中亦在有意無意間遏抑中國正在刻意提升起的國家形象。

《超級戰艦》演員陣容鼎盛,除了男主角外,有人氣歌手Rihanna,又有老牌硬漢里安納遜,包裝為一套科幻電影。除了用此等「軟實力」傳揚美國文化外,片中亦充分宣揚美國艦隊的「硬實力」,即使現已被放入博物館的二戰時期主力艦「密蘇里號」,在片中「重出江湖」仍威力十足,足可擊退強敵。

荷里活現美日並肩 討好日人

日美關係自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提出要「遷拆」美軍沖繩基地、引起美國不滿之後都一直陷於低潮,不過在重返亞洲這大前提下,美國自然要對日本加倍呵護。

美國如欲在亞洲充分發揮影響力,在眾多盟友中日本尤為重要,所以片中飾演日本自衞隊艦長的淺野忠信自然佔重戲份。在海上軍事演習前的一場足球友誼賽裏,男主角泰萊傑殊先比淺野忠信「兜頭」踢一腳,再蝦碌踢失罰球,擺明是美國向日本「認低威」一次,最後賽果自然是日本隊獲勝。

淺野忠信的日本艦,在與外星異形的一輪惡鬥後沉沒,之後登上了美艦與男主角並肩作戰,泰萊傑殊一句"My seat is your seat"——讓淺野忠信與他分享領導地位,日本國民看到後哪有不受落之理?

模糊中國面孔 以電影宣外交

片中另一段給香港觀眾看得有「親切感」的情節,是講述外星人的通訊艦與人類的人造衛星意外撞擊後,碎片墜落並撞毀香港的中銀大廈,網民大多說這是為了打開中國市場,但這看法卻稍嫌表面。

實則這部分應該是再給日本的「軟實力」錦上添花,雖說此幕取景香港,片中美國官員亦說中方分析外太空船是怎樣的成分,但當中一個中國報道員或官員的面孔都未曾出現,反而電影中重複見到的電視報道,都是來自日本電視台的採訪片段。

須知中國現正力圖經過CNTV加強它在海外傳播的影響力,又大灑金錢在美國時代廣場播放中國國家宣傳片,用意在加強其「軟實力」,此片明顯地遏抑及隱藏中國媒體的形象。類似此等只讓中國成為一個「模糊面孔」的安排,亦曾出現在「2012」電影中。

雖然美國總統奧巴馬由始至終都強調,在亞洲的重新部署並非為「圍堵」中國,但最近一連串與盟友加強合作和修補前嫌的動作,都說明「重返亞洲」必須因應中國崛起而鞏固其戰略部署。但同時美國又不能忽略中國這個龐大市場的經濟效益,所以片中荷里活一邊討好日本,一邊又不忘與中國接軌的做法,正是當前美國亞洲政策的重要寫照。

龔達榮        資訊科技界資深從業員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