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12-8-14 ─ 從道家兵家思想看香港管治

Derek's Bookshelf

2012年8月14日

從道家兵家思想看香港管治

袁彌昌新思維網絡


如果以道家的角度縱論目前香港的管治和政局,那麼一個很明顯的現象是,各方都過分有為、過分迷信行動。有說道家思想是「君人南面之術」,即治國術、統治術;亦有傳毛澤東曾說過《老子》是一部兵書,所以基本上《老子》是一本研究戰略的書籍。


儘管香港只是彈丸之地,但治國與治港的道理卻是相通的。現時香港的各方勢力均迷信行動,迷信不斷加大力度便可令形勢向己方傾斜,殊不知這卻令局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所謂「道法自然」,道家對自然和人事的結論,其實不少都與現代科學暗合。道家認為「為者敗之,執者失之」的原因,從物理角度來看,實則是系統內充斥太多能量,引致能量消散,系統整體效率下降,逐漸失序,這是熱力學中「熵」(entropy)的概念。

簡單來說,熵是一個能量退化的指標以「熵」來解釋香港多年來內耗嚴重的情況,實在適合不過。以一間房計算,冷氣機很易令房間變得涼快(房間的熵減少),如果人人同時開着冷氣機的話,則會使室外氣溫大幅上升,令所有冷氣機的效率下降,能量大量消散,室外充滿熱氣,令路人苦不堪言(整體的熵增加);結果人們須 把冷氣調得更低溫,亦令更多人開着冷氣機,形成惡性循環。

中央不斷加大治港力度

今趟梁振英上台適逢選舉年,參加選舉的人須力爭選票,梁振英的支持者急於立威,反對者則急於把他扳倒;各人都希望藉積極行動來達到目的,使得香港這個相對封閉的系統,一下子充斥著極多能量,導致系統混亂和失序,這現狀基本上是無法持續、甚至具自毀性的。

面 對這個系統性危機,最有可能把失序的系統穩定下來的,首推梁振英和中央。他們應該做的,並非推出任何新政策或措施,而是迅速抽回或停止先前大量投入、卻造 成負功效的「能量」,例如他一上場便硬推「五司十四局」這些只會加劇系統失序的措施。在系統恢復基本穩定之前,不宜再出爐,且不說在目前「正復為奇,善復 為妖」的大環境下,任何出爐的措施會遭到某種程度的扭曲。

另一方面,自回歸以來,中央一直在各個方面加大力度,以達到治港的目的。本來十五年都過去了,他們也該清楚這種方式實在成效不彰,也製造出新的問題;但梁振英上台,似乎又燃起了中央對港「投放能量」的雄心壯志,叫他們收手已相當困難。 故此,唯一辦法是讓他們了解「熵」的法則,令他們把原本打算投放香港的「能量」,暫時分散到別的地方去。

道家了解到在複雜的環境中,「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一切行動都有可能得出相反的結果,所以道家不主張依賴行動;但道家已從兵家那裏借來並發展出一整套行動哲學,跟西方那一套大相徑庭。

如上文所言,香港陷入系統失序的原因,歸根究底是人們過分有為、過分迷信行動的作用,但港人絲毫不覺得這是一個「問題」,皆因重視行動、藉着手段和目的,以事先建立計劃的行動模式,屬西方唯一的行動模式,接受西方教育的港人亦視之為唯一的行動模式,實屬平常。

不過,這種行動模式存在兩個重大缺陷:其一是很難跟得上事態的急劇變化,以致經常須要變換計劃;其二是太容易給對手洞悉意圖和計劃方向,以致今時今日世界各國的政治家制訂的計劃,十有八九開始不久後便告夭折,一旦面對複雜環境與對手的干擾,便潰不成軍。

須學點《孫子兵法》

筆者肯定老子和孫子在二千多年前已考慮過這方面的問題,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全面摒棄這種極不符合戰略需要的行動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兩種方法:一、因敵制勝, 專注於因應敵方的變化。「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謂之神」(《孫子兵法》);二、是任勢,但相對只隨大勢走,更重要的是盡可能盡早察覺 到最細微的發展傾向,靜待它發展,並逐漸顯現其效力,即「微乎微乎!至於無形;神乎神乎!至於無聲,故能為敵之司命」(《孫子兵法》)。

其實,梁振英政府一早已開始使用第一種方法,例如在長者生活津貼撥款一事上,為避免推出政策後遭立法會「拉布」阻撓,他建議把長者生活津貼的生效日期與財務 委員會撥款日子掛鈎,議員愈早通過撥款,合資格長者便能愈早申領津貼。事實上,立法會議員的行動普遍受短線目標影響,使其行動比較容易預測,因此因敵變化亦相對地容易。

至於第二種方法,由於取決於實行者的戰略素養和觸覺,故此很難一概而論。不過,如果只是針對西方行動模式的缺陷,梁振英還是可以高舉撥亂反正的旗幟,因為改正上屆政府的積弊只屬一種轉化,而非一個新的計劃,相對受到的干擾亦較少;再加上民心所向,使因勢利導變得可能。

目前,梁振英政府有眾多反對者的情況下,道家和兵家的行動模式可以把個人因素減至最低。「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孫子兵法》)。正由於現屆政府處於一個前所未有的強敵環伺的局面,局勢亦前所未有的混亂,所以道家和兵家的思想才更能夠展示出它的真正實力。

國際戰略問題評論員

View original post

南海之戰無可避免?

信報(2012年8月6日)

余偉麒

南海之戰無可避免?

——————————————————————————–

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在南海領土的問題上已爭論多時。開放初期,中國沿用鄧小平「放棄爭議,共同開發」的策略,令中國能「和平崛起」;但在整體國力不斷提升時,難免令周邊國家擔心中國能否真正和平對待鄰國,會否隨着「韜光養晦」之後,打算「有所作為」。

——————————————————————————–

2011 年9月6日,中國國務院發表一份名為《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內容明確列出中國六大核心利益,當中保護國土完整、統一、維護主權和國家安全等說法屢見不鮮,而保持經濟可持續發展卻首次列入國家核心利益範圍中;正因如此,保障能源供應便成為經濟持續發展的重要一環,令南海領土問題更添重要性。

黃伯農在〈能源安全危機促使菲中對峙〉(刊2012年7月27日《信報》)一文,便正確道出能源安全不單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也是菲律賓不能妥協之處;文中亦提到美國在這爭議上可能扮演的角色——利用南海爭議來合理化「重回亞洲」的戰略部署。

戰爭似如箭在弦

維護核心利益也好,戰略部署也好,這些議題已有廣泛討論,不贅。本文欲從地緣政治學的另一角度來探討南海問題,並引用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名譽教授、著名地緣政治學家喬治.莫德爾斯基(George Modelski)的「政治長周期」理論來分析南海局勢。

根據莫德爾斯基的理論,戰爭乃決定誰是領導的開端,歷史充滿着一浪接一浪的國際政治生態,一個強國的淪亡換來另一個強國的領導;我們現今身處的時刻,正是這輪迴交替之秋,戰爭已不是「如果」,而是何時何地!

莫德爾斯基的「政治長周期」理論,主要環繞領導者(Leader)的興衰分作四個階段,每一階段歷時約二十五年,整個周期約一百年。第一階段是「世界大戰」 (Phase of global war),衰落的領導者受到新領導者挑戰,而這場(或多場)戰爭不單為爭取物質上的支配權,還有觀念上的主導權。

戰爭後便進入第二階段,出現「沒有爭議性的世界領導者」(Phase of undisputed world leader),他可設立新的機構,推行新的國際規則和秩序。

當時間日久,部分國家自然懷疑這個領導者的「善意」(benevolence),甚至質疑她的權威,這便踏入「去合理化」的第三階段(Phase of delegitimation),但領導者在這階段的實力還是相對地強。

進 入第四階段,領導者的地位開始動搖,相對在第三階段的質詢者開始強大,領導者會用盡資源和強化其價值觀來對抗質詢者的挑戰,令本已開始走下坡的領導者變得更弱、更容易受到攻擊。在這「去中心化」階段(Phase of deconcentration),領導者須要經常作出軍事介入,消耗龐大資源物力;與此同時,領導者的虛偽亦在其言行中投射到每一角落,與外界的矛盾和 衝突增加,從而再引發到第一階段的世界大戰。莫德爾斯基列舉自十六世紀的每個大戰期、領導者和挑戰者,藉以支持政治長周期理論【表】。

美國「強橫」觸動反彈

假設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是莫德爾斯基所指的第一階段「世界大戰」期,那麼二次大戰結束後,便是美國的領導者地位鞏固期,亦即成為「沒有爭議性的世界領導 者」的第二階段,期內所建立的世界性機構如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北約組織(NATO)等,便成為美國推行新的國際規則和秩序的工具;隨着布列頓森林體系在1973年崩潰,令美元成為全球儲備貨幣,美國的領導者地位更毋庸置疑,前蘇聯在1991年解體,更把美國推到巔峰。

九十年代見證美國極力推動民主和資本主義的 弗朗世斯.福山在《歷史的終結和最後一人》(Francis Fukuyama: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直言民主是唯一的統治方式,美國把「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推至非洲、中亞。不過,表面的光輝亦代表美國已走進第三期,因為美國的「強橫」觸動了伊斯蘭教系的神經,「九一一」襲擊便是「去合理 化」的反彈。

更遺憾的是,美國有可能已步入第四期,即「去中心化」階段,因為美國已壓不住反對聲音,出兵阿富汗、攻打伊拉克,縱使獲得勝利,其虛偽亦在關塔拿摩監獄表露無遺,頻頻出兵弄至國庫空虛,一場金融風暴更令主權評級被調低。

假設美國真的已步入第四期,當走到盡頭時,接踵而來的便是新的周期開始,亦即是「世界大戰」期!

中國應如何面對莫德爾斯基的第四期局面?南海爭議極有可能演變成「世界大戰」,因為南海群島中,菲律賓在南沙部分島礁已建有學校和機場,馬來西亞也在多個島礁開發旅遊;與中國最多領海爭議的越南,便報稱控制二十九個島礁,還把南沙群島和西沙群島納入管轄範圍,分別定名為長沙縣和黄沙島縣。為了防範「易權侵佔」,中國本年中亦宣布在南海成立三沙市,歸納南沙、中沙、西沙的管轄權,矛頭直指越南。

有理論認為,南海現時混亂局面是由於區內沒有一個 霸權維持秩序,學者如羅伯特.吉爾平(Robert Gilpin)、查爾斯.金德爾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和羅伯特.基歐漢(Robert Keohane)便引用「霸權穩定論」(Hegemonic Stability Theory)來「合理化」美國擔當國際警察的角色;這亦成為美國為了穩定區內局勢,重回亞洲的理論依據。

中國應與美國同一陣線

如果上述分析是正確的話,美國的強者領導已進入衰退期,這是否代表一場大戰已如箭在弦?中國又應如何回應當前局勢?

分析南海局勢時,「政治長周期論」和「霸權穩定論」均不約而同地認為,區內必須出現一個領導者才能穩定紛爭,在目前形勢下,中國還可作出多個選擇:

一、確認局勢已進入政治長周期的末期而負上歷史責任,成為莫德爾斯基眼中的挑戰者而作出軍事調動,出兵南海收服主權。

二、 以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即1939年為起點,再以1989柏林圍牆倒下為頂點,以拋物線前後五十年推斷,現今還只是第三期「去合理化」的尾聲,並未進入第 四期。所以中國還有時間提升整體國力,尤其在軟實力上加強外界對中國文化理念的認受性,從而裝備自己成為合適的挑戰者。

三、汲取「政治長周期論」的歷史教訓,就是挑戰者未曾成功在大戰後成為新領導者,反之在戰爭中領導者的主要盟友往往都能成為鷸蚌相爭之後的大贏家【表】。假若中國真的想有朝 一日成為全球之首,中國便應成為美國戰場上的盟友,意味中國在中東的角色有可能改變,美國伊朗如果開戰,中國應該站在美國那方。

四、接受「政治長周期論」的另一種可能,縱然政治領導者會輪迴交替,但是歷史也曾出現英國「連任」的例子,美國亦有可能連任,那麽中國只可以繼續「韜光養晦」多一百年。

作者為治學文社成員

香港經濟日報2012-08-02:建構「香港模式」 理性愛國愛港

建構「香港模式」 理性愛國愛港

撰文:帥卓廷 治學文社
欄名:中產階級心聲

今天,我們走出來反對硬推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就是要對抗「洗腦」式的教育模式。筆者在天主教學校讀了13年,縱使至今還是跟耶穌沒有多大的緣份,亦不能否認自己待人處事的價值觀,受到多年來的天主教教育所影響,哪算得上是「洗腦」嗎?我搞不懂。

或許,問題關鍵不在於「洗腦」,說白一點,其實是當權者要向下一代灌輸的那一套,根本就偏離港人的主流價值觀。

民眾愛國但還是恐共,這其實是大家說不出口而人所共知的「秘密」,所以神父牧師每天跟自己的子女講耶穌,我們會認為是相當正常的教育,因為即使大部分港人並不信奉基督教,亦認同這種宗教教育向孩童灌輸的價值觀。

「中國模式」 符合國情不符港情

但要小孩子透過國民教育課程學習欣賞毛澤東的詩詞,家長們就不得不走出來反對,因為大家即使口中如何愛國,心底裏都不喜歡毛澤東。

抽離點說,我們的孩子(還有我們自己)其實每天都在接受來自學校、老闆、傳媒、政府等硬推軟銷的「洗腦」教育,我們根本就是心甘情願地認為自己的腦袋「有問題」,但我們就是接受不了那套「中國模式」的國民教育,因為中國內地的軟實力還未能製造一個令本地民眾心悅誠服的「國民價值觀」。

我們願意被「洗腦」灌輸民主公義等「普世價值」,但就是無法接受「中國模式」的歌功頌德,更不能容忍那些「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的單角度偏頗論述。

沒持平教材 孩童恐當白老鼠

民眾要阻止教育當局硬推國民教育課程,推翻過去多次諮詢(或「假諮詢」)的結論,導火綫就是那內容過分偏頗的「中國模式」教學手冊。要民眾安心讓孩童接受國民教育,教育工作者當然亦能自行編製較為持平客觀符合港情的教材,這亦是政府當局的說法。

可是,獲政府授權和普羅大眾認受的「另類教材」還未曾面世,我們又如何能放心讓孩童當上白老鼠呢?況且,如當局硬推成功,部分學校「先行先試」,政府便再無誘因支持其他教育工作者研發更持平客觀的教材,高官們今天所提倡的「自行選擇教材」亦會成為空話。

筆者懇切盼望當局能暫緩推行國民教育課程,盡快讓教育機構自行研製符合港情的教材,好讓普遍市民皆能接受教材的質素時才正式推行。

倡獨立批判思考 拒硬性洗腦

此外,教學課程的設計和模式亦不容忽視。假如我們能夠將德育和國民教育裏的元素,融合於傳統正規教育內,即是在小學語文課本中教導學生孝順父母,又或者在課外活動中讓學生學習互相尊重,再透過歷史和通識課本介紹有關國家發展和國情的知識,理應是相對容易讓學生接受和吸收知識的方法。

我們捨易取難,硬要獨立地新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為必修科,要求正值反叛青春期的學生死記硬背這些「軟知識」,可謂事倍功半。

究竟教育是為下一代的未來設想?還是為政治服務而已?我們應利用現有課程框架,加強有關德育價值觀和國家知識的內容,建構符合中港兩地民情的「香港模式」,以獨立批判式思考的訓練而非硬性的「洗腦」方式教育我們的下一代,讓他們學懂如何理性地愛國愛港。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a3ee71a6-afe6-4f75-9dcf-bdc13fb4687c-452481

 

 

 

 

 

 

 

大國博弈 2012-7-17:用新絲路制華 美難棄阿富汗

Derek's Bookshelf

用新絲路制華 美難棄阿富汗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雖然美國一直強調要「重返亞洲」,並以一系列的外交政策、軍事部署及作戰概念來配合這戰略,但她心裏面還是對阿富汗這塊遲遲仍未能吃得到的「肥肉」念念不忘,企圖在嘗到好處之前賴死不走。

希拉莉突訪阿 確立「盟國」地位

為了確保阿富汗在美軍2014年撤走前不要出亂子,以便美國在該地盡可能多撈點油水,美國國務卿希拉莉於7月3日致電巴基斯坦外長,首次就北約軍隊去年 11月空襲炸死24名巴國士兵的事件,(不大情願地)表示歉意,以求打破兩國長達7個月的外交僵局,換取巴國重新開放境內的補給綫,令北約駐阿富汗部隊的補給物資,毋須再取道過路費高昂的中亞、俄羅斯和高加索的路綫,為美國國防部每月節省1億美元的開支。

不到數天,美國白宮於6日發表備忘錄說,總統奧巴馬已將阿富汗定為「重要非北約盟國」,並由突然到訪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希拉莉,在與總統卡爾扎伊會晤期間宣布這項消息。「重要非北約盟國」這一定位讓阿富汗與以色列、澳洲、日本、菲律賓、巴基斯坦和韓國等國家,並列為與美國軍方有戰略合作關係的盟國,此舉將為兩國在2014年防務移交後進一步開展軍事合作打開了大門,確保美軍能在2014年後繼續留在阿富汗。

美國在這一連串動作之後,亦終於圖窮匕見——早前阿富汗政府將阿富汗北部的6個區塊進行公開招標。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報告,估計每一個區塊蘊藏着約10 億桶的油氣資源。眼見去年的第一次招標被中石油先拔頭籌,這次美國亦不得不重錘出擊,支持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參與是次招標,以免阿富汗的能源與礦藏逐步落入中方手中,防止阿富汗最終被中國支配。

重建阿國圖利 卻要他國付鈔

不過,在於阿富汗成功開採油氣資源,並透過構思了10多年但還未成事的管道,將能源輸送到中亞地區以外之前,美國必須為自己創造可以繼續留在阿富汗的條件,當中重建當地的經濟與基建至為重要,關係着阿富汗生存與發展的根本性問題。

故此,希拉莉亦密鑼緊鼓地為收拾阿富汗這個爛攤子「撲水」,於8日在東京舉行阿富汗重建問題國際會議中,通過《東京宣言》,讓與會約80個國家與機構承擔重建費用,向阿富汗提供超過160億美元的資金援助。數口甚精的美國不單止要從阿富汗撈回之前的損失,還要其他國家幫她付鈔。

盡管如此,美國除了見錢開眼之外,其實還有一套分不清是鴻圖大計抑或是春秋大夢的計劃。一直以來,在華盛頓、美國中央司令部,甚至是卡爾扎伊的心目中也有一整套名為「新絲綢之路」或「現代絲綢之路」的計劃,旨在透過大規模的阿富汗重建計劃,配合一系列道路、鐵路、電纜及能源管道的建設,將阿富汗打造成地區 的交通樞紐,連接歐洲、中東、印度半島,以及整個南亞及東南亞地區,這樣阿富汗就具備生存與發展的條件,甚至能重拾以往絲綢之路時代的光輝。

無可否認,這個「新絲路」計劃為目前國民經濟遭到毀滅性打擊的阿富汗,以及其周邊地區的有機性整合,提供了良好的願景。但更值得我們留意的是,以「絲綢之路」作招徠的「新絲路」計劃裏面,完全沒有原本作為絲路起點的中國的蹤影——美國不單把絲綢之路這名稱盜去,試圖建立一條摒除中國的「新絲路」,更以此作 為其圍堵中國戰略的一環

新絲路返亞洲 先解決塔利班

只要「新絲路」計劃成功將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緬甸及東南亞連成一氣,那麼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及其阿富汗戰略便不再是兩個單獨的戰略,而是兩者得以連接起來。對美國來說,只要能藉此在南方與西方堵住中國,令中國不能建設自己的「絲綢之路」,那麼之前在阿富汗的損失也是值得的。

然而美國的「新絲路」計劃的成敗,卻極可能維繫在近期發生的阿富汗安全部隊針對北約盟軍的攻擊事件上面。這事件對美國的阿富汗戰略構成嚴重打擊——顯然由北約部隊訓練用作日後對抗塔利班的阿富汗安全部隊,已被塔利班滲透。塔利班令他們調轉槍頭去攻擊訓練他們的北約士兵,這不僅是防不勝防,亦使北約士兵與安全部隊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令今後的訓練變得困難重重,嚴重影響阿富汗的治安與安全。在這個難題得到解決之前,「新絲路」計劃仍不過是一空中樓閣。

  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左)早前到訪阿富汗,與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右)會晤,並宣布美國已將阿富汗定為「重要非北約盟國」。  (法新社資料圖片)

View original post

The Newsroom 《新聞編輯室》

Derek's Bookshelf

HBO新劇The Newsroom至今雖然只播出了3集,但已成為我每週必追之劇 (記得第一集還是在歐國盃決賽完場後才看)。大家在上圖也看到,本劇集製作人及原創人是The West Wing的原創人及電影The Social Network (社交網絡) 的劇作家Aaron Sorkin,故此觀眾對本劇的品質及創作均具相當信心,而首播即創下210萬觀眾收視的佳績,為HBO近年來最好的成績 (有傳是HBO史上第三佳收視),亦證明今時今日政治色彩濃厚的新聞劇也大有市場,HBO亦連忙於第一集播映後決定推出第二季。

The News Room主要講述一個虛構電視臺「ACN」台前幕後的故事,每集內容在此就不贅述了。本劇的高明之處就是以已發生的新聞事件為骨幹,例如第一集的BP墨西哥灣漏油事件和第三集的茶黨運動 (Tea Party Movement),使製作人可以以「事後孔明」的方式運用這些事件,卻沒有讓觀眾感到製作人在濫用這種「時間優勢」。

然而介紹及推薦此劇並不是本文的主要目的,真正驅使我執筆的是此劇對今天華人社會的政治及新聞生態具有相當的衝擊性。儘管此劇頗為理想化及帶有一定的說教意味,但在頭幾集裡面已帶出了新聞的價值與意義,例如確保選民的知情權和不偏不倚但具批判性的報導手法,這對日趨娛樂化及但求歸邊的香港傳媒,可說是一記當頭棒喝。而劇中亦間接描述了在一個政治相對成熟的地方 (美國),傳媒人、從政者及選民應有的承擔與責任,對香港現時局面有一定的啟示。(事實上茶黨那一集(第三集)所出現的情況與目前香港頗為相似,但該集內容非常美國本土政治,幸虧翻譯組加入了註解,大家看過後可再討論)

但最令我期待的是國內觀眾看過此劇後究竟會有何感想及衝擊,因為在一些討論版上發現他們好像發現了新大陸或外來生物似的,我想美國的傳媒制度及價值觀已令他們大開眼界及嘖嘖稱奇,有人甚至因此而稱之為「神劇」。假如此劇真的對中國傳媒及政治帶來影響,我想連製作人亦始料不及吧。

View original post

「戰、狼、300 」- 歐債啟示錄

Published : Dec 2011 / Jan 2012 – Golf Vacations

踏入第四季後,全球股市不斷發出高頻率及大幅度的震盪,經濟繼續迷濛不清。近看是中國經濟會否硬著陸、民企資金鏈會否斷裂、地方政府發債試點能否引導地方債務走上正軌等一連串因素已把眾投資者折騰得不似人形。遠一點在歐洲爆發了接近兩年的歐洲債務危機似有緩和的希望,歐盟領袖經過一番商討及努力的達成拯救希臘債務的協議,讓整個歐洲乃至全球經濟帶來一線曙光,更重要的是這協議可向全球顯示歐盟力圖維持歐元經濟區的完整性的決心,大家都以為可以鬆一口氣。

但出乎絕大部份人的意料之外,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在十月底繞過內閣的共識,提出以公投表決,讓希臘人民共同決定是否接納歐盟拯救協議,大有與歐盟其他國家領袖站對台之意。雖然最終撤回決定,但各界都感到有點錯愕及摸不著頭腦,紛紛在分析為何帕潘德里歐會甘於冒大不諱,完全不按牌理行動,作出此番政治豪賭。

此刻在筆者腦海浮現的景象,卻是電影「戰狼300」中講述公元前四百八十年希臘斯巴達領袖列奧尼達 (Leonidas)帶領300個剽悍勇士,奮力對抗波斯帝國的百萬大軍顏色絢麗的畫面,列奧尼達的犧牲鼓舞了所有希臘人,讓他們振作起來對抗波斯大軍的入侵。帕潘德里歐的遠古祖先所帶領的是300個斯巴達戰士,如今帕潘德里歐首要任務就要取得「300」名國會議員的支持,接受歐盟拯救方案,同時承受國內人民可能分裂的危機。

電影裡波斯人在大舉揮軍入侵前給了列奧尼達一個投誠的機會,列奧尼達須在自由與奴役之間進行取捨,但希臘的斯巴達人感覺到這是喪失獨立自主與自治,列奧尼達作出的回應亦是出乎波斯使者的意料之外,因為列奧尼達高喊:「這就是斯巴達! 」。

現今的情況是帕潘德里歐面對的選擇是繼續留在歐元區,喪失大部份財政自主權,大幅削減福利及公共服務,以期維護已經是危機四伏的歐元區完整性,還是避過扣上歐盟在批出新一輪救援資金而同時附加的枷鎖,好讓希臘的國民可以過得好些。

列奧尼達在可以撤退時依然死守溫泉關,是因為他要為斯巴達贏得光榮,同樣地帕潘德里歐所背負的是他家族中三代作為希臘總理的名譽,中國人有所謂「富不過三代」,他可能沒有聽過,但畢竟祖父及父親所創立的家族名聲總不能就在兩年間就斷送在他手上。

帕潘德里歐政府在兩年多的債務危機中一直面臨著巨大的內外壓力,畢竟他上台後就一直要與希債危機戰鬥,在一連串緊縮政策下,引發國民連綿不斷的示威與不滿,他要承受內部的民意和國際的壓力,國際的壓力還不僅僅是歐元區的壓力。

由於希腊債務危機愈演愈烈,如果得不到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案,會對整個歐債危機及對全球經濟的復甦造成巨大的不確定性。列奧尼達在出戰與否的選擇上還可以登上神山向先知(Oracle) 問卜,但帕潘德里歐在民主體制下唯一的依靠只能訴諸於「全民公投」,希望取得民意的授權。

此文見世之日,相信帕潘德里歐及其政府的去留已有結果,但不管是誰最終坐進希臘總理的辦公室,其所面對的問題卻都一樣,是接受其他歐盟列強的救援方案還是要違約,有機會退出歐元區。「金融時報」記者賈爾斯(Chris Giles) 在九月中的的分析,只要當希臘一旦違約,就會引發連鎖反應,有如2008年華爾街投資銀行引發的金融 Meltdown,該篇報道更附有流程圖,頗有參考價值。

有報導稱帕潘德裡歐曾承認,擔任總理前並不知道政府負債問題如此嚴重,有一點「被賣豬仔」之嫌,他最近甚至聲稱,兩年前上台時並不知道什麼是信貸違約掉期 (Credit Default Swap – CDS) 。這些金融衍生工具都是投資銀行家們的「心血結晶」,與當年投行專家設計出用“貨幣掉期交易”(Currency Swap) 的絕世好橋, 幫希臘政府掩飾了一筆高達10億歐元的公共債務,好讓希臘加入歐元區的設計同樣「嘔心瀝血」。

姑勿論是「被出賣的豬」也好、眾歐豬們也罷,投行家們和投機者就像「狼圖騰」一書中描述雪地中的豺狼,伺機等候獵物泥足深陷,不能自拔時才出擊。這些違約的來臨,正是大好時機從這些金融衍生工具大賺一筆。

意大利的債務炸彈亦在被引爆的邊緣,其國債利率不斷攀升,市場對於債務危機蔓延至意大利的擔憂加劇。另一邊廂法國總統薩科齊的日子亦不好過,因其信貸評級在過去數月不斷被傳要遭調降,要是希臘真的選擇違約,其它歐豬還能撐下去嗎?

龔達榮

《超級戰艦》展美軟實力 聯日抑華

原文登於 2011 – 五月七日經濟日報

近日美國進行了一連串的重要外交活動,包括重振與日本的戰略關係,日本首相野田訪美的前夕,美日達成協議從沖繩撤走9,000名美軍,重新調配此等部隊於太平洋不同的據點。

沖繩撤美軍 美重返亞洲一步

明顯地此部署乃美國「重返亞洲」後的重要一步,包括試圖減輕日本民間對美國在沖繩駐軍的不滿。

美國國際關係學者達里安(James der Derian)提出「軍事工業媒體娛樂集團」(Military-Industrial-Media-Entertainment Network)概念,認為要吸收媒體和娛樂力量於國家政策中。所以說數大荷里活電影公司,他們的另類任務是包括在「軟實力」及流行文化領域為美國政府效力。

此中要數近日的科幻電影《Battleship》(超級戰艦)它在幫助美國重返亞洲保駕護航,修補與盟友日本,馬來西亞、澳洲的關係,實在是不遺餘力,另一方面,片中亦在有意無意間遏抑中國正在刻意提升起的國家形象。

《超級戰艦》演員陣容鼎盛,除了男主角外,有人氣歌手Rihanna,又有老牌硬漢里安納遜,包裝為一套科幻電影。除了用此等「軟實力」傳揚美國文化外,片中亦充分宣揚美國艦隊的「硬實力」,即使現已被放入博物館的二戰時期主力艦「密蘇里號」,在片中「重出江湖」仍威力十足,足可擊退強敵。

荷里活現美日並肩 討好日人

日美關係自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提出要「遷拆」美軍沖繩基地、引起美國不滿之後都一直陷於低潮,不過在重返亞洲這大前提下,美國自然要對日本加倍呵護。

美國如欲在亞洲充分發揮影響力,在眾多盟友中日本尤為重要,所以片中飾演日本自衞隊艦長的淺野忠信自然佔重戲份。在海上軍事演習前的一場足球友誼賽裏,男主角泰萊傑殊先比淺野忠信「兜頭」踢一腳,再蝦碌踢失罰球,擺明是美國向日本「認低威」一次,最後賽果自然是日本隊獲勝。

淺野忠信的日本艦,在與外星異形的一輪惡鬥後沉沒,之後登上了美艦與男主角並肩作戰,泰萊傑殊一句"My seat is your seat"——讓淺野忠信與他分享領導地位,日本國民看到後哪有不受落之理?

模糊中國面孔 以電影宣外交

片中另一段給香港觀眾看得有「親切感」的情節,是講述外星人的通訊艦與人類的人造衛星意外撞擊後,碎片墜落並撞毀香港的中銀大廈,網民大多說這是為了打開中國市場,但這看法卻稍嫌表面。

實則這部分應該是再給日本的「軟實力」錦上添花,雖說此幕取景香港,片中美國官員亦說中方分析外太空船是怎樣的成分,但當中一個中國報道員或官員的面孔都未曾出現,反而電影中重複見到的電視報道,都是來自日本電視台的採訪片段。

須知中國現正力圖經過CNTV加強它在海外傳播的影響力,又大灑金錢在美國時代廣場播放中國國家宣傳片,用意在加強其「軟實力」,此片明顯地遏抑及隱藏中國媒體的形象。類似此等只讓中國成為一個「模糊面孔」的安排,亦曾出現在「2012」電影中。

雖然美國總統奧巴馬由始至終都強調,在亞洲的重新部署並非為「圍堵」中國,但最近一連串與盟友加強合作和修補前嫌的動作,都說明「重返亞洲」必須因應中國崛起而鞏固其戰略部署。但同時美國又不能忽略中國這個龐大市場的經濟效益,所以片中荷里活一邊討好日本,一邊又不忘與中國接軌的做法,正是當前美國亞洲政策的重要寫照。

龔達榮        資訊科技界資深從業員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