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日報2012-08-02:建構「香港模式」 理性愛國愛港

建構「香港模式」 理性愛國愛港

撰文:帥卓廷 治學文社
欄名:中產階級心聲

今天,我們走出來反對硬推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就是要對抗「洗腦」式的教育模式。筆者在天主教學校讀了13年,縱使至今還是跟耶穌沒有多大的緣份,亦不能否認自己待人處事的價值觀,受到多年來的天主教教育所影響,哪算得上是「洗腦」嗎?我搞不懂。

或許,問題關鍵不在於「洗腦」,說白一點,其實是當權者要向下一代灌輸的那一套,根本就偏離港人的主流價值觀。

民眾愛國但還是恐共,這其實是大家說不出口而人所共知的「秘密」,所以神父牧師每天跟自己的子女講耶穌,我們會認為是相當正常的教育,因為即使大部分港人並不信奉基督教,亦認同這種宗教教育向孩童灌輸的價值觀。

「中國模式」 符合國情不符港情

但要小孩子透過國民教育課程學習欣賞毛澤東的詩詞,家長們就不得不走出來反對,因為大家即使口中如何愛國,心底裏都不喜歡毛澤東。

抽離點說,我們的孩子(還有我們自己)其實每天都在接受來自學校、老闆、傳媒、政府等硬推軟銷的「洗腦」教育,我們根本就是心甘情願地認為自己的腦袋「有問題」,但我們就是接受不了那套「中國模式」的國民教育,因為中國內地的軟實力還未能製造一個令本地民眾心悅誠服的「國民價值觀」。

我們願意被「洗腦」灌輸民主公義等「普世價值」,但就是無法接受「中國模式」的歌功頌德,更不能容忍那些「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的單角度偏頗論述。

沒持平教材 孩童恐當白老鼠

民眾要阻止教育當局硬推國民教育課程,推翻過去多次諮詢(或「假諮詢」)的結論,導火綫就是那內容過分偏頗的「中國模式」教學手冊。要民眾安心讓孩童接受國民教育,教育工作者當然亦能自行編製較為持平客觀符合港情的教材,這亦是政府當局的說法。

可是,獲政府授權和普羅大眾認受的「另類教材」還未曾面世,我們又如何能放心讓孩童當上白老鼠呢?況且,如當局硬推成功,部分學校「先行先試」,政府便再無誘因支持其他教育工作者研發更持平客觀的教材,高官們今天所提倡的「自行選擇教材」亦會成為空話。

筆者懇切盼望當局能暫緩推行國民教育課程,盡快讓教育機構自行研製符合港情的教材,好讓普遍市民皆能接受教材的質素時才正式推行。

倡獨立批判思考 拒硬性洗腦

此外,教學課程的設計和模式亦不容忽視。假如我們能夠將德育和國民教育裏的元素,融合於傳統正規教育內,即是在小學語文課本中教導學生孝順父母,又或者在課外活動中讓學生學習互相尊重,再透過歷史和通識課本介紹有關國家發展和國情的知識,理應是相對容易讓學生接受和吸收知識的方法。

我們捨易取難,硬要獨立地新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為必修科,要求正值反叛青春期的學生死記硬背這些「軟知識」,可謂事倍功半。

究竟教育是為下一代的未來設想?還是為政治服務而已?我們應利用現有課程框架,加強有關德育價值觀和國家知識的內容,建構符合中港兩地民情的「香港模式」,以獨立批判式思考的訓練而非硬性的「洗腦」方式教育我們的下一代,讓他們學懂如何理性地愛國愛港。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a3ee71a6-afe6-4f75-9dcf-bdc13fb4687c-452481

 

 

 

 

 

 

 

香港經濟日報2012-05-28:港生可勝內地生 靠金融走出去

港生可勝內地生 靠金融走出去

(治學文社)

帥卓廷 跨國金融集團財務監控副總裁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早前,香港大學公布的2011年度畢業生的薪酬趨勢調查結果,顯示愈來愈多在港就讀大專的內地畢業生選擇留港就業,令有志於從事金融行業的本地大專畢業生逐漸陷入困局。

本地大專畢業生要走進競爭激烈的金融行業,難以跟歐美名校畢業生爭奪外資企業的職位,在中資機構裏找工作時跟內地生競爭又經常處於劣勢,僅餘下來的就業機會就只有前景黯淡的港資企業。

近年,社會上對「80後/90後」在職場上的工作態度的批評不絕於耳。筆者相信,年輕一代在富裕的環境裏成長,對生活質素和理想的追求,以至其生活的態度跟上一代不同,並不是甚麼怪事。然而,當那些有志從事金融業的本地畢業生要迎接內地生和海歸華人夾擊挑戰時,心態就成為致勝(或落敗)的關鍵——我們再沒有語言上的優勢,國際視野亦往往局限於媒體上所接收到的有限信息,假如我們連出外闖蕩的爭勝心態也欠奉,在這個全球化浪潮下的金融業裏無法站穩陣腳,亦屬理所當然。

金融業全球化 港生坐食山崩

事實上,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金融業亦已經出現「地區專業化」的現象,甚至可以借用傳統製造業「前舖後廠」的模式,將前台銷售跟後面的生產綫分割,從而將最優秀的人才置放於銷售點和生產綫上各崗位,譬如將24小時電話接待服務交予廣東省、企業貸款和貿易融資則由東南亞地區「中央處理」、外滙風險管理就由滙市較發達的新加坡主理等。

香港是亞洲區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多年來因其華洋雜處的環境,而成為重要的銷售基地(「舖」),本地會計、財務、法律等專業人才亦能為金融機構的生產綫(「廠」)提供高增值服務。這種分工模式在港資及中資的金融企業可能尚未普及,但隨着中資金融企業日漸國際化,使中資行亦不得不盡快推行這種「前舖後廠」的運作模式,以提升國際上的競爭力。

然而時移勢易,香港縱是國際金融中心,已未必是最理想的「前舖」。新一代金融從業員若然要在銷售綫上幹一番事業,在入場之際已難以跟內地留港畢業生競爭,在職場上亦不可能再死守本地「坐食山崩」。

調心態衝出去 港生專業取勝

惟今之計,本地畢業生必須調整心態,走出香港(但不一定是進入內地),及早主動地跟其他地區的人才競爭。誠然,相較鄰近地區,新一代香港青年比較不願意離開香港到外面闖,因此機會只會白白讓給相對進取的競爭對手(例如新加坡人和印度人),而這些國際經驗豐富的人才往往能夠佔據行政高層位置,影響港人的晉升機會。

「前舖」如此,「後廠」亦如是。香港在金融產品的生產綫上無法以成本價格跟鄰近地區競爭,但本地專業人才在會計、財務、法律等方面提供高增值服務,令產品合規的同時亦能夠照顧個別客戶的實際財務需要。香港的優勢在於其健全的法治制度,各大專業界別的人才在提供這些高增值(同時亦高利潤)的服務時,亦不忘遵循專業操守,因而各地客戶自然會加強對這些產品的信心。

人幣離岸中心 港「後廠」角色重

況且,作為首個人民幣離岸中心,本港絕對有條件擔當「後廠」角色去發展各種合規格的人民幣產品。本地大專畢業生其實可以考慮先加入這些專業,打好根基,作為跳進金融業發展的踏腳石,屆時便能夠在全球金融業的生產綫上,協助香港擔當重要的「後廠」角色。

本港金融業固然正面臨結構性的大轉變,同時在全球監管規限日趨嚴苛的環境下,亦將面對不少挑戰。表面上,本地大專畢業生的確失去了過去的固有優勢,但只要能夠抓緊機會,前路還不至於令人絕望。

香港經濟日報2012-05-01:內地生搶飯碗 須助港生添實力

內地生搶飯碗 須助港生添實力

(治學文社)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帥卓廷 跨國金融集團財務監控副總裁

近日,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起用居港未夠七年、有共青團背景的陳冉出任候任特首辦項目主任,已引起了本港公務員的恐慌。

但港人可知道政府大力發展教育產業,容許內地生在畢業後留港一年找尋工作,實際上更直接地影響着本地大學畢業生和年輕一代的就業選擇與前景?再加上市場環境的改變,已令內地生在香港就業市場的競爭優勢大為增強。

擴教育產業 初級職被「蠶食」

政府多年來銳意將香港發展為地區樞紐,除了培訓本地人才外,亦積極吸引國外人才來港工作,提高香港的競爭力。根據過往經驗,來港工作的人員通常以擁有一定經驗的中高層管理職位為主,可是,近年港府實行的教育及工作簽證政策似乎有所改變,導致非本地大學畢業生進軍本地初級職位的現象日趨普遍。

近年,香港政府為了大力發展教育產業,鼓勵本地大學招收非本地學生,導致過去十年在香港本地大學就讀的內地學生大幅增加。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資料顯示,在香港大專院校就讀教資會資助課程的非本地學生人數,從2001/2002年度的2,253人急升至2010/2011年度的10,074人,當中來自內地的學生佔大多數。

在香港就讀資助課程的內地學生人數從2001/2002年度的1,912人急升至2010/2011年度的8,724人,佔總學生人數的比例從2001/2002年度的2%左右急增至2010/2011年度的接近20%,而這數目並未包括來港修讀非政府資助碩士課程的內地學生數目。

港府於2008年5月開始放寬非本地畢業生留港條件,容許在港修讀經本地評審全日制課程而獲得學位或以上資歷的非本地畢業生申請留港一年,在獲准逗留期間可自由從事及轉換工作,毋須事先取得入境事務處的批准。

中資機構湧港 垂青內地學子

根據香港入境事務處的統計數字,自2008年5月至2010年年底,已有10,101名非本地畢業生經此安排獲准在港工作。跟每年香港全日制資助課程畢業生約20,000人的數字相比,這絕非小數目。以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佔在港大學就讀的非本地學生人數超過八成半比例來看,不難理解大多數獲准在港工作的非本地畢業生屬於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

毫無疑問,容許中國內地畢業生在港工作,會增加本地畢業生在找尋工作方面的競爭壓力,有這麼多的香港僱主願意聘請中國內地畢業生,表示着他們具備一定的競爭優勢。

以金融銀行業為例,在港的外資金融機構過往一直傾向聘請從美國、英國、澳洲、加拿大等地大學畢業回港的香港學生,除了少數較優秀的本地大學畢業生能躋身外資金融機構之外,大部分本地大學畢業生都受聘於華資機構。近年,隨着中國經濟發展,香港的金融銀行業亦發生了重大變化,一方面外資機構大力進軍中國國內市場,與中國客戶相關的業務持續增長,另一方面,多家內地中資金融機構透過收購本地華資銀行和證券行,在香港建立業務根據地,主要的客戶亦以內地企業及高淨值客戶為主。

開拓中外視野 增港生競爭力

香港的金融業從外資與本地華資的天下,演變成為外資、中資和本地華資三分天下的局面,在港外資和中資金融機構傾向聘請對中國市場了解較深的畢業生,在語言、人脈及對國情的了解方面均佔優的在港畢業內地學生,自然較受在港中資機構和想進軍內地市場的外資機構垂青。

筆者並非全盤否定港府吸納優秀人才留港工作的措施,但是在推行相關人力資源政策時,港府必須綜合考慮香港的實際情況,以及本地畢業生的就業前景及競爭力。否則,恐怕將嚴重影響本地大學畢業青年的就業選擇和前景,增加香港社會的不滿情緒,加劇香港與內地之間的民間矛盾。

在吸納內地畢業生留港工作的同時,港府理應加大力度,提升本地大學學生的競爭力。一直以來,香港強調本地人才的國際視野,並以此為傲,可是,大量內地畢業生近年獲香港僱主聘用的事實,曲綫地證明現今本地畢業生已不能完全滿足市場的需要。

除了國際視野的培訓外,香港還須增強本地學生對內地環境的了解。港府可考慮,在本地大學現有的常規課程和國際交流學習模式基礎上,加入內地學習環節,為本地大學學生(尤其是修讀商科課程的學生)提供在內地大學修讀半年甚至一年的學習機會,讓本地學生能兼備國際視野和中國視角,以提升他們在人力資源市場上的競爭力。

國民教育何去何從

香港回歸祖國將屆十四年,特區政府終於打算在本地中小學全面推行國民教育。作為中國領土的一部份,推行國民教育根本就是政治絕對正確的政策,中央官員有關「洗腦」的言論或許會觸動港人的政治神經,但即使那一門路的政客亦不敢冒著被標籤為「不愛國」的風險站出來反對。

學校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培養學生品德及國民身份認同。由此,國民教育如何推行,將影響新一代香港人的價值觀和國家民族觀念。教育局的諮詢文件在德育方面的課程設計以個人、家庭、社群、國家以至世界這五個「生活範疇」為框架,提及的所謂「正面價值觀」追隨「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傳統儒家概念,持續而有系統地將我們的下一代培育為「傳統中國人」。

「傳統中國人」就是我們對下一代香港人的期望,這樣的教育方針當然沒有問題,而香港人一直引以為榮的人權和法治觀念亦是不可或缺的道德價值。近日教育學院的調查發現本港通識科老師對人權和法治等核心價值支持度偏低,而鬧得全城熱哄哄的僭建風暴亦引證港人以至港官法治精神的墮落,我們豈能如此讓情況繼續惡化呢?由此,民主派於上週四立法會動議要求政府在課程中加入這些普世價值觀的元素。

細心閱讀政府的諮詢文件,其中的社群範疇確有提及有關法治和人權的重要性,而世界範疇中亦有重點介紹平等、尊重、民主、自由等現代文明意識。假如學校能夠理想地執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設計,並完善地配合現時的通識科目,學生應該能夠於德育科中認識國情及普世價值,並透過通識教育所訓練的批判性思維,獨立而客觀地分析六四事件及維權運動等政治敏感議題。

當然,這可能只是筆者一廂情願的天真想法,在有限的教育資源下,老師未必能如此理想地透過國民教育科和現行的通識科目協助學生理性地愛國。

誠然,回歸多年以來,教育改革綿延不斷,新設的通識科目既令師生摸不著頭腦,大家還要慢慢適應剛剛上馬的新高中學制,兩年後加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為必修科,肯定會令老師、家長和學生百上加斤。

筆者最想不通的是這新設科目的獨立性。將德育和國民教育融合於傳統正規教育內,就即是在小學語文課本中教導學生孝順父母,又或者在課外活動中讓學生學習互相尊重,再透過歴史和通識課本介紹有關國家發展和國情的知識,理應是相對容易讓學生接受和吸收知識的方法。我們捨易取難,硬要獨立地新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為必修科,要求正值反叛青春期的學生死記硬背這些「軟知識」,可謂事倍功半。

究竟我們辦教育是為我們下一代的未來設想?還是為政治服務而已?我們理應利用現有課程框架,加強有關德育價值觀和國家知識的內容,以獨立批判式思考的訓練而非硬性的「洗腦」方式教育我們的下一代,讓他們學懂如何理性地愛國愛港。